By | 2023年7月2日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空难,两架波音747客机相撞,583人遇难,而这起震惊世界的事故本可以避免。

1977年3月27日,加那利群岛的国际机场发生了爆炸,当地恐怖组织声明炸弹不止这一枚,机场里还藏着一枚炸弹。

当地政府立刻封锁了机场,这一决定导致航管单位被迫改变了原定的计划,当天飞抵机场的航班,要全部转移到特内里费机场降落。

特内里费机场是小型机场,只有一条起飞跑道,停机坪数量也很少,这里平常只负责临时的中转,根本没法负担这么多飞机。

每架飞机都在和塔台确认起飞时间,包括这次空难的主角,荷兰皇家航空4805号班机和美国泛美航空1736号班机。

荷航班机上,一共有235名乘客,机长是飞行了11700个小时的雅各布,泛美航空的班机上,有382名乘客,机长维克多也是飞行了两万多个小时的老飞行员。

这时的雅各布有些着急,因为按照荷航的规定,飞行超时会被处分,所以雅各布很焦急地联系塔台,希望能让自己提前起飞。

但是当时塔台只有两个人,所以他呼叫了很久也没有收到回复。漫长的等待里,雅各布越来越烦躁。

3月27日下午16点左右,闲着没事的雅各布正在给飞机加油的时候,加那利国际机场重新开放,泛美班机被允许起飞。

但他还没走多久就看到了荷航的飞机在加油,特内里费机场太小,维克多绕不开荷航,只能在原地等,一等就是50多分钟。

因为荷航挡在前面,混乱的塔台又允许荷航起飞,两架飞机一前一后地滑行在跑道上。

恰在此时,特内里费机场突然出现了大雾,能见度极低,巧的是这两架飞机为了方便,都用同一频道和塔台通讯。

因为能见度很低,塔台看不清两架飞机的位置,给出的挪动位置的指令是错误的,雅各布和维克多着急起飞,也没有二次确认。

这样一番调度下来,原本一前一后的格局,就变成了两架飞机头对头,同时因为两架飞机使用了一个波频,互相之间有干扰,再加上荷航方面的英文有口音,塔台把“正在起飞”听成了“正在起飞点”。

塔台回复:“OK,等待起飞。”,但是雅各布只听见了“OK”,以为得到了起飞许可,他本来就着急,这一下还了得,一推操纵杆就把飞机的速度提了起来。

维克多一听那还得了,连忙联系塔台说自己还在滑行呢,荷航怎么起飞了,但是塔台对荷航有误解,说没有啊,荷航还在起飞点没动啊。

27日傍晚17:03分,维克多刚把飞机开到跑道,就看着对面荷航的飞机全速冲了过来,维克多连忙把飞机往一边开,想让开动线,但当时荷航的时速已经冲到了每小时260公里。

就在荷航和泛美相撞前,雅各布做了最后的努力,他拽起了操纵杆,尝试让飞机提前升空,但就因为他提前加过油,飞机重了40吨,这次的升空很失败。

距离泛美飞机不足100米的时候,荷航惊险升空,但因为波音747的体量太大,荷航飞机的下半部把泛美飞机“腰斩”了。

升空没多久的荷航迅速坠机,重重地摔在地上,滑出去几百米后瞬间爆炸,机场235名乘客跟14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被撞飞的泛美飞机也没好到哪里,处于飞机中段的326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牺牲,坐在尾部和头部的乘客捡回了一条命。

最终,这场空难造成了583名乘客遇难,其中最幸运的是一位家在本地的乘客,他下了飞机就回家了,没有登上这趟“死亡航班”。

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空难,巨大的伤亡让人惋惜,但更让人惋惜的是,这场事故本来有避免的可能,却因为一时的焦躁,酿成了这场巨大的悲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