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8月17日

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列宁曾指出,当资本主义发达到一个较高的阶段,就会进入帝国主义时代,而帝国主义的特点就是最大的几个资本主义大国会将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这种瓜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殖民地,而是经济上的控制。

虽然现如今已经不存在殖民地,大多数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也都已经获得了民族独立,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美却仍然将其作为自己的廉价生产要素供应市场和产品倾销地,比如拉美就是美国所谓的后花园,正如大家都知道非洲是法国的后花园一样。

然而就在美国的眼皮子底下,拉美却屡屡出现天降,这些人大多数都信仰或者是比较赞同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式,有的人成功了,比如古巴的卡斯特罗,有的人被暗杀了,比如智利的阿连德。

而今天要给大家讲述的就是委内瑞拉的反美斗士,美国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委内瑞拉前总统——乌戈·查韦斯。

1954年7月28日,乌戈·拉菲尔·查韦斯·弗利亚斯出生于委内瑞拉的巴利纳斯州,查韦斯排行老二,家里一共六个孩子,得益于他的父母都是教师,每天的生活还是可以保证温饱的,这已经比多数委内瑞拉人民的生活条件要好一些了。

不过即便如此,查韦斯童年也是生活在绝对贫困之中,这种情况一直到查韦斯的父亲当上了他所在的萨瓦内塔区的教育署署长之后才有所改善,后来他的父亲又一路高升,直至巴里纳斯州州长。

母亲是教师,父亲后来又成为了政客,因此查韦斯的家庭教育在人均小学肄业的平均学历下已经可以称之为是某种程度上的精英教育了。

上个世纪,拉美的民族解放和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催生了许多民主斗士和革命英雄。

在这样的思潮影响下,百年前的南美独立领袖玻利瓦尔就成了小查韦斯心目中的偶像。

于是在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时,查韦斯就抢着扮演玻利瓦尔,并幻想自己也能够像偶像一样穿越安第斯山脉,解放这片受压迫的大陆和大陆上的人民,而对于玻利瓦尔的崇拜也为查韦斯日后的人生轨迹埋下了伏笔。

查韦斯小的时候一直非常想要摆脱这种贫苦的生活,因此他一直认为只要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棒球运动员,就可以过上富裕的生活。查韦斯就读于胡里安·皮诺小学,后来升学进入丹尼尔·弗洛伦西·奥利里高级中学并获科学毕业文凭。

但是查韦斯体魄有余、做题能力不足,高中毕业后没有能够考上心仪的大学,不过得益于自己的棒球天赋,最终还是获得了奖学金,进入委内瑞拉首都的加斯拉斯军事专科学校深造。

1975年查韦斯毕业并取得了军事科学和工程学士学位,之后他加入了委内瑞拉军队,而军队的生活也彻底改变了查韦斯希望通过棒球来改变命运、脱贫致富的想法。

进入军队的查韦斯在服役期间表现非常优异,一路高升,甚至接触到了军队高层。

然而高层的表现却使查韦斯目瞪口呆,高级军官之间现象屡见不鲜,成了家常便饭,不要说保家卫国了,这简直就是委内瑞拉的一群国家蛀虫。

这深深地震撼了才二十出头的查韦斯,他暗下决心,要掌握最高权力好改变这个病入膏肓的国家。

于是在1982年,查韦斯和一群同他一样对军队的深恶痛绝的战友,成立了一个地下反腐败组织,名字叫做“玻利瓦尔革命运动”。

这一组织的宗旨就是要创建他的偶像玻利瓦尔曾经所倡导的拉美国家联盟,解放被卖国者和帝国主义所压迫的拉美人民。

不得不说,查韦斯虽然不是学霸,但是却在军队混得如鱼得水。青年时期的查韦斯表现优异,相貌堂堂,谁看他都觉得是个青年才俊,于是1991年查韦斯再度高升,成为空降营中校营长。

1992年,查韦斯发动了所谓的二四军人政变,这场政变的目的是要推翻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总统并打算将之活捉。

然而此时的查韦斯明显经验不足,误以为拉美的军事政变和非洲一样容易,最终被逮捕入狱。

进了监狱的查韦斯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政治构想以及政变失败的原因,试图寻找到一条可以摆脱帝国主义控制、推翻旧体制、发展委内瑞拉的新道路。

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都非常有威望,第三世界的优秀领导人更是以为偶像,而查韦斯也不例外,他曾认真真阅读了西班牙文的《毛选》,《毛选》里的革命理论和经济发展思路,让苦苦求索的查韦斯如获至宝。

1994年查韦斯被时任总统的拉菲尔卡尔德拉赦免,出狱后的查韦斯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施展一番拳脚,这让北边的阿美丽卡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

1998年1月,查韦斯创建了“第五共和国运动”(和韩国的第五共和国重名了而已),并且出任主席,也是在这一年,查韦斯参与了总统竞选,5月时查韦斯的民调已经达到了33%,3个月后上升到了39%。

年底时他作为竞选联盟“爱国中心”的总统候选人赢得了总统大选的胜利,并于次年2月2日宣誓就职,成为了委内瑞拉第53任总统。

成功当选委内瑞拉总统以后,查韦斯开始对委内瑞拉的政治、经济、军事等各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正是他对于委内瑞拉民主制度的改变,触怒了美国。从此查韦斯和美国开始了长达十几二十年的恩怨纠葛。

在查韦斯上任以前,委内瑞拉一直奉行所谓的“新自由主义”,并且根据“新自由主义”的原则和理论制定了政策,为期40年。

而新自由主义最大的特点就是政府不能插手国家经济,哪怕出现经济过热和大萧条,也要尽量保持干预上的克制。

按照新自由主义的理论,经济会在短暂波动之后缓慢回升,直至达到新的均衡,可是这一过程会给国民造成极大的痛苦。

资本家和中产阶级尚可以应付,可占拉美绝大多数的是底层贫苦人民,这使得他们在发达国家的收割和他们输出的经济金融危机中束手无策、苦不堪言,最终穷者愈穷、富者愈富。

而查韦斯一上台就开始大搞国有化,把委内瑞拉的支柱也是委内瑞拉的生存关键——石油产业通过所谓的暴利税逐步纳入委内瑞拉政府控制。这种国有化政策有多激进呢?

当油价在每桶40美元到70美元之间时,暴利税税率只有20%,可是当每桶油的油价超过了100美元后,税率就会上升至惊人的95%。

而在美国政府之中,有这么一群魔怔人,在他们眼里国有化和社会主义是直接划等号的,本来美国政府就被古巴的卡斯特罗搞得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的,又来了一个查韦斯,这让美国对于查韦斯非常反感。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么查韦斯和美国之间还不至于闹得那么僵,问题就在于查韦斯还对委内瑞拉的政治体制进行了改革。

通过修改宪法,查韦斯把三权分立中的行政权不断强化,扩大范围,增强了总统权力,推动委内瑞拉的政党体系由两党制向一党主导多党参与的方向演进。

同时他废除了民主代议制,改为民主参与制,使得那些曾经被排除在委内瑞拉民主范围外的边缘群体也能参与政治。

而且查韦斯推行石油国有化使得他当时有大量的资金可以给委内瑞拉搞基建、搞福利,导致委内瑞拉虽然有许多人的蛋糕被查韦斯染指,却仍然能够保证国内绝大多数人的意见都非常一致地支持查韦斯,这使得美委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

一开始是美国和委内瑞拉互相驱逐对方的驻外大使,后来就发展成了对彼此的政府代表、还有委内瑞拉最重要的石油公司PDVSA实施经济制裁。

不得不说,又是熟悉的味道。美国是委内瑞拉的主要贸易伙伴,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使得委内瑞拉物价上涨,严重影响了委内瑞拉的国家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

美国一直信奉多米诺骨牌理论,查韦斯的种种行为无异于使这种理论应验了,所以哪怕让整个委内瑞拉为查韦斯陪葬,美国也绝不会放住他紧紧掐住委内瑞拉喉咙的手,势必要将“”扼杀于摇篮之中。

2002年,委内瑞拉的右翼发动了军事政变,将查韦斯关押,结果没过多久就在汹涌的民意要求下释放了查韦斯。

04年委内瑞拉反对派启动了罢免查韦斯的公投,结果有60%左右的民众都反对这一罢免,2006年查韦斯再次当选总统。

这些不流血的所谓“天鹅绒政变”,要说背后没有喜欢“开门送民主”的美国参与,任谁都不会相信。

而查韦斯也不是好惹的,美国实施的种种制裁和针对查韦斯的政变,以及对委内瑞拉既得利益者的煽动,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并且还对美国实施了强有力的反击,绝不屈服。

对于美国时任国务卿赖斯,他还玩了一出饭圈儿常用的P遗照操作,也就是为他吊唁;伊朗总统内贾德和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是出了名的反美钉子户,所以查韦斯直接和这二人玩儿了一出桃园三结义、手拉手逛街。

从2006年开始,查韦斯宣布在国内禁止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因为这是美国人的节日标志。

委内瑞拉是国际石油垄断组织欧佩克的成员国,也是创始国之一,在查韦斯在任期间一直对外树立一种石油比矿泉水还便宜的印象,并且把石油作为一种政治手段,只要愿意公开宣称自己反对美国,委内瑞拉就会给他提供廉价的石油。

21世纪的美国已经成为了石油输出国,油价过低对于美国而言也不是好事,可是查韦斯却在07年表示委内瑞拉会向尼加拉瓜提供200年的廉价石油供应。

不光如此,2008年9月查韦斯在访问中国和俄罗斯时还向俄罗斯采购了10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并且认为可以将俄罗斯的法定货币卢布也变成世界货币;而在白俄罗斯,他还和时任总统卢卡申科说要建立一支反美战队。

这一系列操作已经不光是名义上的反美了,他甚至打上了美国军事霸权和货币霸权的主意,还动了石油这块大蛋糕。

不过查韦斯倒也不是和美国老死不相往来,2009年4月18日,在美国国家首脑会议上,查韦斯还送给了奥巴马一本书,这本书名叫做《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事实上,查韦斯的反美情节并不是因为他和美国人民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因为他作为委内瑞拉的总统,必须要为委内瑞拉人民着想,而美国的世界霸权显然不利于委内瑞拉人民,所以他才要不遗余力地和美国斗争到底。

他曾在电视演讲中说:“如果我是美国人,我会为奥巴马投票,他是个好人。”随后话锋一转说道:“如果奥巴马出生在委内瑞拉贫民窟中,他也会支持我。”

2012年委内瑞拉举行总统大选,查韦斯以54%的得票率击败了年轻的竞选对手,第四次获得总统大选的胜利。

委内瑞拉当地时间2013年3月5日,查韦斯因为癌症治疗不力,最终去世,享年58岁。

纵观查韦斯总统的一生和他执政的这十几年,可以说是有功有过。先说弊端就是他所推行的石油国有化导致了计划经济下的通病长期困扰着委内瑞拉,也就是发展和生产的积极性严重不足。

但是石油产业收上来的税却大大改善了委内瑞拉人民的生活,极大的缩小了贫富差距;

其次,对于之前效仿美国民主确立的委内瑞拉政治制度,查韦斯也是直接一刀切断大动脉,多次修改宪法和法律,解决了政治政策不连贯,政党和各部门之间推诿扯皮的毛病,使政府能够集中力量发展经济。

查韦斯对委内瑞拉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执政期间,查韦斯对于美国的强硬态度也极大鼓舞了其他拉美国家,对于推进“21世纪社会主义进程”起到了关键作用,如果不是美国的霸权主义,或许查韦斯也愿意和美国政客交朋友吧。

[7]张晓芳 委内瑞拉经济改革下社会福利体系建设构建——以查韦斯时代为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