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8月13日

(译者注:文章作者是露天看台作家Dan Favale,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字母哥可能是整个名单里最没有悬念的那个。雄鹿队用15号签赌他的天赋,而他凭借一己之力,让球队打开了夺冠的窗口。连庄MVP,并且加入到乔丹和大梦的行列,成为历史上仅有的三位同个赛季获得MVP和DPOY的球员之一。

有人可能会觉得雄鹿在2014年用榜眼签选中贾巴里-帕克而不是恩比德感到气愤,甚至比字母哥带来的震撼还要印象深刻。

尽管热火这十年只有三个首轮签,但他们仍然有好几位球员值得这里提名。2015年第40顺位的约什-理查德森既是一个选秀抢劫,又是换来巴特勒的核心球员。希罗有机会成为2019届球员里第三出色的球员,仅次于锡安和莫兰特。邓肯-罗宾逊和纳恩的表现同样值得提名,虽然他们不算,但热火的选秀能力线顺位的阿德巴约以很小的优势获得了这个提名。他本来是乐透区末游的球员,本身球队赌他可以成为白边的替补,但结果阿德巴约成长位一名全明星,在一支总决赛队伍里第二优秀的球员。

阿德巴约是热火的秘密武器吗?他本身就应该成为无惧换防的防守者以及控球中锋吗?他的进攻定位是无死角的吗?

森林狼有一大把球员可供选择,不过唐斯在这里不会有太大争议。另外,尽管这支球队的一些操作令人质疑,但他们在选秀水平方面真的没话讲。

你可能会对德里克-威廉姆斯感到不满。作为2011年的榜眼签,他并没有带领森林狼重振旗鼓,但是在11年选择他真的有很大问题。尽管阵容里有乐福和佩科维奇,但他们更可能选择坎特(第3顺位)、TT(第4顺位)、瓦兰修纳斯(第5顺位)或者比永博(第7顺位),而不是肯巴-沃克(第9顺位)、克莱(第11顺位)或者卡哇伊(第15顺位)。

其他年份就没有什么大失误了,他们用最近几年的三个乐透签(2014年第13顺位-拉文,2016年第5顺位-邓恩,2017年第7顺位-马尔卡宁)换来了巴特勒。这笔交易肯定的赚的,但巴特勒在森林狼的任期并不是。

2020年的状元签可能会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森林狼对于状元的人选没有达成统一的意见,但自从把2021年的受保护的首轮签交易到勇士后,他们渴望赢球。这将是一个转折点,究竟是选择用状元签选人还是选择交易。

你或许会批评唐斯在防守端的作用,要注意,在没有巴特勒的情况下,他还没有带领球队打过季后赛。这一切都是公平的,但他更接近联盟前十而不是前二十,他的进攻端的作用让大家知道场上没有明显的位置区分。他既可以像大个子一样在内线背打,也可以有射手一样的三分射程,甚至可以跟侧翼球员一样面框运球突破单打。

先跟那些选择锡安的人说声抱歉,他需要拥有外星人的臂展才能达到浓眉的高度。

戴维斯尽管在鹈鹕的任期以一堆坏名声而告终,但是他的到来让当时的黄蜂队(2013年改为鹈鹕)声名鹊起,因为他已经超越了很多人对状元的期望。他很快就成为了球星,他的成长速度如此支快,以至于球队每年都期待进入季后赛并取得好成绩。

一些“赢在当下”的举措还是有效果的。用诺埃尔和佩顿换来霍勒迪是一个胜利的交易。2017年交易考辛斯是出于之前失误的迫切性,但这很难被认为是鲁莽的,直到他跟腱受伤后才彻底崩溃。

更令人难以原谅的是用2015年的首轮签换来了阿西克和卡斯比(那个首轮签的球员是德克尔),和阿西克完成5年的续约更是糟糕,为了泰里克-埃文斯先签后换付出的代价也很高昂,在2016年给所罗门-希尔四年4800万美金的合同同样如此。

戴维斯在鹈鹕的时代应该是一个可以拥有和应该拥有的时代。但伤病也是无法避免的。人们无休止地对戴维斯进行讨论就是因为他过去和现在都太出色了。他不仅仅是一位在场上有着出色发挥的球员,他也是鹈鹕队的交易资产,为联盟中最有希望的重建奠定了基础。

当从总冠军争夺者的角度来看,波尔津吉斯对尼克斯的重要性已经削弱了。由于伤病的影响,他不太可能成为总冠军队伍里的最佳球员了。

这对尼克斯和他们的球迷来说并不是什么安慰。他们没有通过交易波津到独行侠而避免灾难。把他交易走的想法是可拥护的,但他们得到的回报却不是这样。

就算他再也一个赛季打不了70场比赛,也没关系啊,他的交易价值也远比小丹尼斯-史密斯和两个未来选秀权来的多。本来尼克斯可以成为很好的球队的。

优先考虑选秀权会削弱尼克斯获得更多有形资产的能力。如果他们能把薪金空间变成两位超级巨星的话,他们会得到称赞,但他们没有,所以没人称赞他们的这笔交易,这就是真理。

这一拙劣的操作之所以值得重提,是因为波津对于尼克斯所带来的价值,这是球队自尤因以来最好的建队基石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它可以让自己有夺冠的野心。尼克斯也丧失了对自由球员的吸引力,他们也没法通过交易来走出目前的困境。

波津的重要性现在依然存在,尽管他已经离开两年了,但尼克斯的未来还是取决于他所换来的。他们在2019年所获得了得到巨星的机会已经消失,剩下的就看小丹尼斯-史密斯的发展以及独行侠提供的两个选秀权的表现了。(2021年和2023年,受保护的前十顺位)

雷霆队因为战绩的出色,很少能得到高顺位的选秀权。自2010年来,马刺是唯一一支胜率高于雷霆队的。当你有多个赛季胜率超过50%时,你很难选到好的新秀。首轮低顺位的球员通常在后期才能发挥出来。

雷霆这些低顺位球员也没有那种令人眼前一亮的球员。他们的失误其实都还好,在2017年如果选择阿努诺必(23顺位)、德里克-怀特(29顺位)或者约什-哈特(30顺位)或许要比弗格森(21顺位)要好。其他几位在轮换上能发挥出更多的作用,不过其实都是在赌他们可以打出来。

2013年第12顺位的亚当斯是他们迄今为止最有影响力的候选人。当时还看不出来,但从那以后,他就成为雷霆交易哈登后最主要的资产了。

他还经历了几个雷霆时代,他曾和杜兰特、威少和伊巴卡作为队友,当时就是看威少个人表演秀。后来他们引进了安东尼和乔治,接着又用安东尼换来了施罗德,后面又迎来了后乔治-威少时代,阵中核心是加里纳利,亚历山大和保罗。如果他继续为球队效力完下个赛季,他很可能会迎来阵容的再一次变动。

一直以来,亚当斯都干着场上的脏活累活。封盖、强硬的防守、挡拆、空接等等。他在数据栏的表现并不是无处不在,但你不可否认他在场上的作用。他的持久度也很关键,自从亚当斯进入联盟以来,雷霆队只有威少、杜兰特和乔治在VORP上超过了他。

分析魔术队近十年的选秀名单时让我头疼,因为他们的表现实在是平平无奇,没有什么亮眼的操作,但是有几次蜜汁失误。

自2010年来,魔术有五次获得了前七顺位的球员。这些球员是13年的榜眼奥拉迪波,14年第四顺位的戈登,15年第五顺位的海佐尼亚,17年第六顺位的艾萨克,以及18年第六顺位的班巴。他们直接让我无从下手。

如果你想要放大魔术队的失误,那么班巴和海佐尼亚可以直接排除。海佐尼亚看起来就是在侮辱他的顺位,但紧随其后的四位——考利斯坦,穆迪埃,斯坦利-约翰逊以及卡明斯基,都没有成为优秀的球员。魔术本可能带走其中的任何一位。

现在批评班巴可能为时过早,毕竟进入联盟才两年,而且他的位置和魔术的头号球星武切维奇重叠了。与此同时,2018年的球员里人才济济,他可能在将来会成为魔术的重建基石。后面的塞克斯顿,亚历山大和小波特都展示出了出色的天赋。

奥拉迪波虽然入选了NBA最佳阵容,但是他没有留在魔术队。艾萨克可能会成为像班巴那一届球员中较为出色的那个,但是十字韧带的撕裂阻碍了他的发展。

选择戈登是有道理的,他代表了魔术过去十年选秀过程的一切:离糟糕还有很远,但不够优秀。这让他成为了球队这十年里选出的最有影响力的球员。同样重要的是,他可能是2014届球员中有着第三或者第四好的职业生涯的球员了。在他前面有恩比德和斯玛特,可能稍微落后于拉文。

恩比德在这里入选,并不是说他是萨姆-辛基在任这些年培养出来的最好的球员,这只是部分原因,他居然给自己起了个绰号叫“过程”(The Process)。更重要的是,他是76人“赢在当下”时间线人在恩比德首秀前就开始操作了,但他直到被选中后的两个赛季后才上场。在科朗吉洛上任前,辛基选择辞去总经理和篮球执行总裁的职位,但是在恩比德统治比赛前,他们还没有能带领球队走出输球的深渊的基石。

2016年状元秀本-西蒙斯本被视为带领球队走出深渊的明灯,但他错过了整个新秀赛季。恩比德在2016-17赛季出战的31场比赛里让人充满期待,从那以后,他已经成长为一名边缘前十的球星,并且是球队的门面,而且完全健康准备去冲击一切。

这是每支球队都希望从高顺位球员中得到的回报:超级巨星的地位。恩比德对于球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西蒙斯这赛季如果不受伤,可能会比恩比德得到更多的MVP投票,但是恩比德依旧是这里的选择。

而且其他的选项都不太讨人喜欢以及经得起考验。2015年第三顺位的奥卡福,以及2017年的状元富尔茨都是失误,但两人都远不及恩比德达到的高度。

太阳凭借足够多的乐透区选秀让球队朝着更加艰难的方向前进。2013年第五顺位的亚历克斯-莱恩,2016年第四顺位的本德尔,2016年第八顺位的克里斯,2016年第四顺位的约什-杰克逊,甚至是2018年的状元艾顿,而东契奇是第三顺位,你让我怎么选。这些都是重要的失误,尽管影响规模不同。

太阳能在第13顺位选到布克绝对是一次偷窃,布克的个人能力让球队重新看到了希望。当布克刚开始首发的时候,较低的得分效率可能是他的一个症结。但现在再也不是了,他的三分命中数还可以更高,但是过去三个赛季,他在三分线次助攻,能够胜任球队的第一得分手和主要助攻手的角色。

上个赛季是布克这一年成长的终极体现,是得分与效率的完美结合。在使用率超过25%的球员里,只有哈登、利拉德以及米德尔顿的真实命中率更高。

尽管太阳在复赛园区取得8胜0负有些争议,但是布克作为联盟前25的球星地位毫无争议。

选秀顺位位于5到10的球员,通常定位是比较模糊的,他们的上限取决当年新秀们的深度,但是这些球员的级别通常不会优于前五顺位的球员,从合格的“轮换球员”到“球队的救世主”都有可能,而平均来说,人们对他们的期望会在优秀先发球员附近。在2012年,刚好在第六顺位,开拓者队选到了球队的救世主。

当你看了乐透区其他球员后,你会发现利拉德地位会变得更加明显。前十名中有超级巨星

角色球员和水货。大部分糟糕的选择都在他之前,但他后面的球员没有一个接近他的巅峰。第九顺位的庄神和第39顺位的米德尔顿远不及利拉德。

开拓者的好运气不只是他们在第六顺位选择了利拉德,这本来不是他们自己的选秀权,他们通过和篮网的交易中得到的,而篮网换来的是29岁的杰拉德-华莱士。

利拉德目前稳居联盟前十,并且加入到库里和哈登的行列,成为NBA历史上仅有的多个赛季完成场均25分5助攻和3三分的球员。对于29岁的华莱士来说,这样的回报应该是相当不错了,你说呢?

2018年第二顺位的马文-巴格利肯定会得到一些支持,但因为他不是卢卡-东契奇(同年第三顺位)。老鹰和太阳同样错过了东契奇,但国王队的失误更加糟糕。巴格利连艾顿和特雷-杨都比不了,更别提东契奇了。国王就是国王,他们拥有自2010年来联盟最糟糕的战绩,已经连续14年没有进入过季后赛了。后悔没有拿下东契奇已经没用了,尽管东契奇的前景比预期的更要明朗。

但是这条没走的路不一定能早就现在的东契奇。谁说国王选中东契奇就能成为现在的东契奇?至少他一开始就不会得到进攻的全权委托,德阿隆-福克斯已经主导了进攻大旗。

事实上,国王决定不选择东契奇也侧面烘托出了福克斯德重要性。他现在只是缺少一位可以与他齐头并进的副手,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国王已经没法指望在选秀中获得球星了,他们也没有足够的筹码去交易来一位,除非巴格利和希尔德成为热卖品。

让福克斯承担这么多责任可能是不公平的,他在2017年以第五顺位被选中是合理的,但是他能带领一支核心为希尔德、巴恩斯、博格丹(受限制的自由球员)和霍姆斯在西部季后赛驰骋吗?

其实除了错失东契奇外,国王历年的选秀里还错过了很多优秀的球员。比如2012年第五顺位的托马斯-罗宾逊,而下一个就是利拉德。还有2013年第七顺位选中的麦克勒莫,后面还有很多更加出色的球员。

2014年第八顺位的斯陶斯卡斯并没有带来回报,但是就算选到13顺位的拉文,可能也改变不了国王队的轨迹。2015年第五顺位的考利-斯坦又是一个败笔,但如果没选他的话,可能就选到后面的穆迪埃,或者斯坦利-约翰逊。

2011年第60顺位的小托马斯应该算是安慰了,但国王没有把他留下来,而福克斯的上限更高。2010年第五顺位的考辛斯应该是他们最引人注目的新秀,但在他作为核心的时间里,也从未接近进入季后赛。

莱昂纳德在马刺的任期充满了各种假设。如果在2017年西部决赛中没有扭伤左脚踝会怎样?如果右四头肌受伤没有让他损失几个整个2017-18赛季会怎样?如果马刺队对他的恢复过程保持步调一致又会如何?如果马刺无视他的交易请求并且给他一份顶薪合同会怎样?如果他留在马刺会如何?

莱昂纳德在马刺的生涯给人一种不完整的感觉。作为马刺的球员代表,他还是很强的,离开马刺后,他也获得了个人第二个总冠军,现在在快船与乔治组成超巨二人组。

尽管莱昂纳德离队引起了巨大轰动,人们普遍认为他还有很多成就没能解锁,但其他马刺新秀也没法与他相比。他离开时身背两个DPOY,四次入选最佳防守阵容,两次入选最佳阵容,两次MVP投票进了前五,两次入选全明星,而且还有一个FMVP。

马刺并没能像预期那样拥有他,他们甚至不一定等到了巅峰的小卡,但是能在2011年的第15顺位选到莱昂纳德已经远远超出本该有的预期了。

在今年季后赛第二轮对阵凯尔特人的比赛中,西亚卡姆的局限性被暴露出来。当猛龙打半场进攻时,西亚卡姆的作用只能体现在篮下,在打转换进攻时,他需要提升自己的持球能力,以及行进中的组织能力。猛龙在2016年第27顺位选中西亚卡姆,当时球队的核心是德罗赞、洛瑞和瓦兰修纳斯。很显然,猛龙在培养西亚卡姆时是带有宏伟的计划的,但即使是这样,猛龙完全没有想到西亚卡姆在四年时间里能成长为队内最好的球员,并且让球队保持争冠的竞争力。他的四年顶薪续约合同将于下个赛季生效,超级巨星的薪水就应该带来超级巨星的期望。

他的表现也证明了他的价值。在2019-20赛季常规赛,他作为东部第二好球队中的主要得分手,他的使用率不断提升,而且组织能力和无球能力都有进步。这一切不是偶然发生的,猛龙在27顺位找到了球队的建队核心。

选2013年第27顺位的戈贝尔还是选2017年第13顺位的米切尔?事实上,这就是问题所在。这两个选秀权都是从掘金那得到的。两个人的履历上都入选过全明星,如果没有这二位,爵士也无法稳定现在在西部的地位。在两者之间做出决定是困难的。

在2020年季后赛之前,相对于联盟其他球星,戈贝尔可能会被当作更好的球员。他的防守的核心,自从他在2014-15赛季担任首发中锋以来,球队的防守就再也不平庸。与米切尔不同的是,他进入了NBA最佳阵容,而且在2019-19赛季常规MVP排名中为第12位。

这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支持选中戈贝尔的观点。米切尔的重要性可能更像一个大熔炉,混合了各种因素。

对他效率的质疑依旧存在,但他在季后赛的表现吸引了大量的球迷。在爵士第一轮对阵掘金的七场比赛里,米切尔经常爆发。如果他接管比赛的能力能持续到下个赛季,他在联盟中的地位将超越戈贝尔。

米切尔到来的时间和背景也很重要。他刚在在海沃德成为自由球员加入凯尔特人前到来,本来海沃德的离开意味着球队的重建,但米切尔新秀赛季的爆发让他们迎来了更快的转变。

如果这都不能说服你的话,那么米切尔在进攻端的作用应该能证明。作为球队的主得分手和主控球手,球队的命运经常掌握在他的手中,整个联盟也更看重这一类型的球员。戈贝尔是联盟前五的中锋和一位球星,而米切尔是可以打开爵士夺冠窗口的球员。

奇才队短期和长期的规划依旧与沃尔有关,没人能打破这个位置。有人会选择2011年第六顺位的维塞利,也是近期最大的水货球员之一。从理论上讲,奇才错过了一个可以跟沃尔完美匹配的搭档。除了维塞利外,那年有太多球员可供奇才选择。

奇才可能不会对与沃尔撞脸的沃克感兴趣,同样布兰登-奈特也没那么有吸引力。也许奇才会得到第11顺位的汤普森,也可能会选第七顺位的比永博,当然,他们可能更倾向于第十顺位的弗雷德特,而不是第15顺位的莱昂纳德。

如果奇才在2011年选秀中淘到出色的球员的话,比尔可能也不会被奇才选中了。2012年,奇才以联盟倒数第二的战绩获得了第三顺位,一位出色的新秀本可以让奇才不至于如此糟糕。

沃尔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他是状元秀,比比尔早两年选中。奇才根据他的特点安排了阵容和规划。比尔现在得到了更多尊重,但在沃尔遭遇伤病前,他是奇才队的二当家。沃尔一直在主导进攻节奏,他五次入选全明星,1次入选NBA最佳阵容,这足以支撑他的地位。

近年来,比尔逐渐接近沃尔的地位,但这并不影响沃尔德重要性。沃尔与球队签了一份四年1.711亿美金德合同,现在才过了一个赛季,但这对球队来说是一个沉重负担。沃尔自2018年12月后就一直缺席比赛,而奇才在东部的竞争力将取决于他跟腱伤病的恢复情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