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8月8日

支撑好莱坞的有两种人,一种统治别人,一种服务别人。鲍勃-皮萨诺从前统治大明星大制片厂——他曾先后担任派拉蒙和米高梅的副总裁;现在服务大明星大制片厂——在担任美国演员工会(SAG)总裁5年之后,鲍勃-皮萨诺现任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30多年的好莱坞生涯让他有资格和信心对电影工业的发展做一个乐观预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好莱坞,只要突破盗版这一桎梏。而时间,也许快到难以预测。(文/麒麒 图/三木)

支撑好莱坞的有两种人,一种统治别人,一种服务别人。鲍勃-皮萨诺从前统治大明星大制片厂——他曾先后担任派拉蒙和米高梅的副总裁;现在服务大明星大制片厂——在担任美国演员工会(SAG)总裁5年之后,鲍勃-皮萨诺现任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30多年的好莱坞生涯让他有资格和信心对电影工业的发展做一个乐观预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好莱坞,只要突破盗版这一桎梏。而时间,也许快到难以预测。(文/麒麒 图/三木)

支撑好莱坞的有两种人,一种统治别人,一种服务别人。鲍勃-皮萨诺从前统治大明星大制片厂——他曾先后担任派拉蒙和米高梅的副总裁;现在服务大明星大制片厂——在担任美国演员工会(SAG)总裁5年之后,鲍勃-皮萨诺现任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30多年的好莱坞生涯让他有资格和信心对电影工业的发展做一个乐观预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好莱坞,只要突破盗版这一桎梏。而时间,也许快到难以预测。(文/麒麒 图/三木)

支撑好莱坞的有两种人,一种统治别人,一种服务别人。鲍勃-皮萨诺从前统治大明星大制片厂——他曾先后担任派拉蒙和米高梅的副总裁;现在服务大明星大制片厂——在担任美国演员工会(SAG)总裁5年之后,鲍勃-皮萨诺现任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30多年的好莱坞生涯让他有资格和信心对电影工业的发展做一个乐观预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好莱坞,只要突破盗版这一桎梏。而时间,也许快到难以预测。(文/麒麒 图/三木)

支撑好莱坞的有两种人,一种统治别人,一种服务别人。鲍勃-皮萨诺从前统治大明星大制片厂——他曾先后担任派拉蒙和米高梅的副总裁;现在服务大明星大制片厂——在担任美国演员工会(SAG)总裁5年之后,鲍勃-皮萨诺现任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30多年的好莱坞生涯让他有资格和信心对电影工业的发展做一个乐观预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好莱坞,只要突破盗版这一桎梏。而时间,也许快到难以预测。(文/麒麒 图/三木)

支撑好莱坞的有两种人,一种统治别人,一种服务别人。鲍勃-皮萨诺从前统治大明星大制片厂——他曾先后担任派拉蒙和米高梅的副总裁;现在服务大明星大制片厂——在担任美国演员工会(SAG)总裁5年之后,鲍勃-皮萨诺现任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30多年的好莱坞生涯让他有资格和信心对电影工业的发展做一个乐观预估:中国,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好莱坞,只要突破盗版这一桎梏。而时间,也许快到难以预测。(文/麒麒 图/三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