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8月6日

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至今,美国国际集团(AIG)一直备受关注。一个大到不能倒的保险金融集团,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经营亏损达992.89亿美元,2009年7月末,其市值由2006年底的1900亿美元下降至17.5亿美元。巨额亏损、股价暴跌、信用评级下降、交易对手追索抵押品……危机环环相扣,年近“90岁高龄”的AIG几乎陷入了绝境。

2008年9月12日,华尔街寂寞而又漫长的一天。全球保险业老大AIG首席执行官罗伯特维尔伦斯坦德坐在办公室,望着对面的钟表,心里七上八下。难道有人要搞AIG?

当时,盖特纳是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行长,保尔森是时任总统小布什的财政部部长,这两位的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金融巨头的生死。现在,维尔伦斯坦德在这两位爷面前,已经到了只能装孙子的地步了。AIG已经没有现金了,资金链马上断裂了,实在是撑不下去了,股票一天暴跌三成,标准普尔评级公司发出了下调AIG信用评级的警告。如果纽约联邦银行再不出手相救,AIG真的就完蛋了。

与此同时,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会议室里正在大吵。盖特纳跟保尔森,正在跟摩根大通,高盛等一帮华尔街大佬商谈雷曼兄弟的最后生死。保尔森态度很坚决,意思就是,总统先生不高兴了,我们不能拿着纳税人民的钱去救华尔街的。美国银行的代表听了保尔森的话,纷纷表示,收购雷曼兄弟的事情不能干了,财政部都不支持,美联储也不能贷款,拿到雷曼兄弟的股票就是拿到了地雷。

其实,盖特纳也有自己的苦衷,AIG不属于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监管,要拯救也应该是美国联邦储蓄机构监管局跟纽约保险监管局这两家AIG的管理机构出面,更何况这个时候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连雷曼兄弟都不能救。

一切还要看保尔森,维尔伦斯坦德望着墙上的钟表,夜已经很深了,保尔森真的能出手相救吗?

AIG,全球保险界的老大哥,真正的超级大金融集团。这家企业发迹于乱世的中的中国北洋政府时代,老板科尔内留斯范德斯塔尔应为敲诈案流浪到东方,在越南猎杀过大象,在上海洋文报当过记者,在教堂装神弄鬼混过饭吃。在美丰银行卖保险的时候,他发现了保险赚钱的秘密,于是在1919年在上海成立了友邦保险。

1949年,烽烟四起的中国大地上,进行着一场全国性的解放战争,蒋介石逃亡中国台湾。当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沮丧着卷着铺盖卷儿回到了白宫,再也没有重返中国的迹象,在乱世中的斯塔尔,害怕新中国要清算他,慌乱之中卷着巨额保险资金回到了美国,将友邦保险迁到纽约。

而现在的AIG在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客户大约上亿。AIG企业金融服务部门掌管国际飞机租赁金融公司,是波音和空中客车最大的客户,拥有超过900架飞机,价值超过500亿美元。

AIG一直都是很赚钱的企业,2006年盈利140亿美元,但是到了2008年,AIG就没那么幸运了,AIG终于栽倒在欧洲。

AIG在伦敦的子公司,以出违约掉期(CDS)这项金融衍生品及次级抵押贷款而遭受了180亿的损失。

CDS听起来是个很专业的词,其实不过就是美国人在故弄玄虚,2007年的金融危机已经让美国人吃到了故弄玄虚的苦头。说白了,CDS就是一个信用违约合同。举个例子:A公司向B银行借款,B从中赚取利息;但假如A破产,B可能连本金都不保。于是由保险公司C为B提供保险,B每年支付给C保费。如果A破产,C公司保障B银行的本金;如果A按时偿还,B的保费就成了C的利润。

AIG作为全球保险业的老大,跟金融企业签订这样的CDS信用违约掉期合同是正常业务而已。签完这些保险合同以后。AIG又将这些保险资产打包,以这个资产包的权益为基础再发行证券。因为出售这些CDS的大部分收益直接归为利润,在他们看来,这些债券真正出现问题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这也就是电影《大空头》做空CDS的场景。

当然事物的发展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的,泡沫早晚会来的。当次贷危机爆发,大量的违约贷款产生,就如同击鼓传花,企业破产倒闭比比皆是,贝尔斯登死掉了,雷曼兄弟也要死了。作为第三方的保险公司为这些破产户埋单也就成为必然。

此时,不光是AIG着急,保尔森的老东家、AIG的大客户高盛集团也是担心,因为高盛购买力AIG发行的140亿美元债权抵押证券,还购买了AIG的其他产品,总金额在200亿上下。一旦AIG破产,高盛在AIG权益得不到任何保障。

高盛集团现任掌门人劳埃德布兰克费恩,看着AIG已经火烧眉毛,这个时候想要抛售140亿美元债权抵押证券根本不可能,现在华尔街的机构们已经不看好AIG的未来了,都想着如何从AIG手中抢钱呢。这样可不行,高盛一定要另想办法拿回在AIG的投资,AIG,该还钱了。

维尔伦斯坦德2008年6月15日信誓旦旦地上任,却没想到,AIG在欧洲损失惨重,百年的AIG完全可能葬在自己的手上。现在高盛布兰克费恩正在向自己逼债,这个家伙是什么人他心里太清楚了,贝尔斯登,雷曼,希拉里…….哪个是他的对手?但是,如果AIG一旦给高盛变现,那么其他跟AIG做交易的华尔街大佬就会蜂拥而至,那个时候AIG只有一个命运:挤兑倒闭。

现如今的AIG是爹不疼娘不爱,就像一个孤儿一样。美国联邦储备局跟纽约联邦保险监管局都是嘴炮,私底下却是袖手旁观。

“黄世仁”终于松口了,AIG立马就跟高盛签订了合约。为“互换合约”的掉期合约其实就是交易双方签订的、在未来某一时期相互交换某种资产的合约。更准确的说,掉期合约就是双方在未来一期间内相互交换他们认为具有相等经济价值的现金流合约。掉期合约无疑成为了高盛在风险旋涡中的护身符。

而布兰克费恩将AIG的命运赌在了自己的老领导老前辈、财政部长保尔森的身上。他这么做是绝对有把握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保尔森都不会让AIG消失。一旦AIG消失,那么高盛可以说是唇亡齿寒,也会完蛋。保尔森怎么会放任自己的老东家完蛋呢?何况保尔森身边的智囊团都持有高盛的股份,就算保尔森不想管智囊团也不会同意的。

地球人都知道保尔森是高盛以前的掌门人,但很少有人注意保尔森身边的智囊团。金融危机后,保尔森提拔了一大批自己在高盛担任总裁的同事,组成了囊括高盛精华的智囊团。布兰克费恩捋了捋,高盛在白宫的势力已经非常庞大了。

当然布兰克费恩的心里盘算的不是真正拯救AIG,而是怎样一步步从AIG拿回自己的钱。只有保尔森出手,高盛才能成功抽身。

此时,华尔街都嚷嚷开了,说保尔森袖手旁观不救雷曼兄弟就是给老东家高盛报仇,美国财政部操控在高盛的手里,美国经济生死存亡掌握在高盛的手里。现在的保尔森是相当的尴尬,到底是救还是不救?该救谁?

维尔斯坦德小心翼翼地爆出了AIG的资金缺口。200亿美元?这么大一笔资金可是要经过国会审批的。现在的华尔街是太疯狂了,金融机构一旦出现资金问题,大家都会一股脑的提现,集中兑付的出现,那就是万里长城也会垮掉。今天的200亿缺口,明天就是400亿,等钱到了,AIG早就完蛋了。

保尔森意味深长的告诉维尔斯坦德,现在财政部和美国联邦储备银行也很为难,救了AIG还得救别人,那样美国纳税人就不干了,到时候还不得给财政部砸了?AIG还是寻求私人机构的资金救吧。

维尔斯坦德给老朋友摩根大通的CEO杰米戴蒙以及黑石集团总裁史蒂夫施瓦茨曼打电话,希望摩根大通和黑石能够出手相救。

这又是一个愚蠢而幼稚的想法,现在华尔街能够跟摩根大通一较高下的只有高盛了,现在要救助AIG就是救高盛,如果放弃AIG,那么高盛马上就陷入危机,到时候,摩根大通可以利用这一场危机坐收渔翁之利,成为华尔街唯一大佬,岂不是更爽。

再看看黑石这位爷,连老东家雷曼兄弟都见死不救,还能救你AIG?更何况现在AIG跟高盛签订了掉期合约,到时候AIG救助资金一到,高盛先拿走。黑石集团怎么可能把自己的钱送给高盛?

维尔伦斯坦德再次拨通了美国联邦保险监管局埃里克迪纳罗的电话,大半夜的电话让他感到惶恐不安,AIG毕竟从1949年回到美国就在纽约注册了,自己怎么说也是AIG在纽约的父母官,哪有儿子死了,父母还不出手相救的。这可是全球大佬呀,这么大的儿子死掉了太可惜了,极有可能引发恶劣的连锁反应,由于大量涉入信用违约掉期合同,众多金融机构成为AIG的交易对手,以至于有人认为,它已经成为整个美国乃至欧洲金融行业的财务担保人。

可以想象,如果AIG破产,全世界许多银行和投资基金将在按揭违约率不断上升的背景下失去保险保护,财务状况会进一步恶化,从而出现更多破产事件。同时也会让美国经济陷入僵局。

很快,维尔伦斯坦德就收到了纽约联邦保险监督局的回复:可以考虑AIG动用分支机构大约200亿美元资金。保险监督局的主要职责是保护投保人,保险监督局作出了挪用分支机构资金的决断,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胆抉择。

可维尔斯坦德高兴的劲头还没过,当头一盆冷水就浇了下来。AIG外聘顾问向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盖特纳通报,AIG的已知资金缺口扩大为600亿美元以上了。短短一天AIG的缺口就翻了3倍,到底“以上”是多少?

不过,盖特纳给AIG带了保尔森的口信,政府希望让美国第一大投资银行高盛集团和摩根大通介入,考虑是否能为AIG筹集资金。

保尔森终于把线亿缺口的时候,保尔森就提出了让私营机构出面相救。现在缺口越来越大了,AIG股票已经不值钱了,这个时候高盛可以很便宜地来收拾烂摊子了。

2008年9月14日晚上,维尔伦斯坦德终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雷曼兄弟完蛋了,看来保尔森不会出手相救,要将机会留给老东家了,高盛要来吃掉AIG了。

第二天,包括标准普尔在内,世界三大信用评级机构分别下调了AIG的信用等级。

犹如雪上加霜,AIG的股票还得下跌,这是要把人往绝路上逼呀。与此同时,AIG需要注资700亿美元才能度过难关。保险监管局迪纳罗有些生气,保尔森已经让雷曼兄弟死掉了,难道真的还要让AIG死掉吗?迪纳罗决定公开宣布允许AIG动用分支机构的200亿美元资金。

说实话,高盛可不想跟摩根大通的人来搅和AIG的这桩买卖。AIG在全球130个国家都有生意,跟各地政府关系是相当密切,拿住AIG的控制权,高盛就成为全球绝对的金融老大。

傍晚时分,AIG的救助资金再度加码,最新资金缺口800亿美元。布兰克费恩这个时候更是无味杂陈,高盛已经跟AIG签订了掉期合约,也就是说,AIG旗下资产不值800亿美元了,高盛那200亿美元就完了。

如果这个时候高盛跟摩根大通一起拯救AIG,那么势必要掏出4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这样一来,高盛就要搭进去600亿美元,堵上高盛的身家性命。高盛跟AIG签订掉期合约,其他机构也会照葫芦画瓢,这样岂不是高盛用自己的钱就别人?到时候,华尔街其他人都找AIG来要钱,AIG的资金会再度被掏空,那样一来高盛不就死了。

这种赔本的买卖,高盛肯定不会做了。布兰克费恩决定以退为进,逼迫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出面拯救AIG,这样一来高盛就可以迅速提走200亿美元,不用冒死亡的风险,高盛的危险也就排除了。

布兰克费恩高调宣布,退出拯救AIG。把AIG留给摩根大通重组。戴蒙知道,只要拯救资金到账,高盛立马拿着合约从AIG提走200亿美元,这样等于是摩根大通把高盛给救了。同理,其他人也这样,AIG还是危机,那时候,高盛拥有大量现金,再将摩根大通收购,这样,高盛可就一家独大了,不仅统治华尔街,还通过摩根大通之手掌控到了全球的保险巨头。

盖特纳急了,美联储掌门人伯南克非常失望,贝尔斯登完蛋了,雷曼兄弟死了,一旦保险老大AIG再完蛋,整个金融市场将受到沉重打击。雷曼兄弟垮台已经推高了短期借贷成本,以AIG的规模和复杂程度,触角遍及金融领域各个角落,这一场灾难可能产生的影响将无法估计。

保尔森没想到一直跟维尔伦斯坦德是铁哥们的戴蒙也宣布出局,不参与重组AIG,如果大家都不管,那么AIG的命运只有一个,就是完蛋。可现在AIG绝对不能垮掉,高盛的钱还没出来呢,看来只能保尔森出手了。这个关头,救AIG就是救高盛,就是救自己手中的钞票。

2009年9月16日下午,美联储理事会召开讨论利率的问题。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突然抓起话筒宣布,美联储愿意对AIG施救,向AIG发放850亿美元的过渡性贷款。那一刻,全体成员都震惊了。

当天下午4时,刚从小布什办公室出来的保尔森和伯南克分别致电盖特纳,3人都认可了即将宣布AIG的拯救方案。

此时,维尔伦斯坦德相当兴奋。AIG将以相当于11.4%超高利率获得美联储850亿美元贷款,美联储将获得AIG将近80%的股权。

美联储的救助方案还有个附加条件,那就是美联储有权撤换AIG高级管理层,维尔斯坦德必须滚蛋。

维尔斯坦德非常痛苦的召开了AIG的董事会,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权衡获得美联储总额850亿美元紧急贷款与放弃控制权的利弊。留给AIG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明天早晨申请破产,要么今天晚上接受美联储的方案。

2008年9月16日晚上,维尔斯坦德拨通了伯南克的电话,泪流满面的表示接受美联储的方案。

变数转瞬间。保尔森密集调集了高盛智囊,在财政部大楼启动最后的杀手锏,这是一项高度机密,必须掌握在高盛的手上,否则财政部与美联储的交易就枉费心机了。

维尔伦斯坦德滚蛋后,高盛的浪子野心彻底表现出来了,波不急待地要操控AIG。保尔森高盛时代的老朋友,现在依然是高盛的董事、手中持有300万美元的高盛股票的爱德华李迪被任命为AIG的CEO掌握AIG大局。

高盛又一次大获全胜,步步紧逼的连环局让AIG无路可逃。首先通过签订现金抵押合同,将AIG逼向了现金流断裂的深渊,不得不寻求保尔森的解救。为了让着一起顺利成章,保尔森先后两次拒绝AIG的求救,将AIG逼向重组的绝路。然后,高盛上场,将最有可能掌控AIG的摩根大通逼走,彻底断绝了AIG求助其他机构的希望。最后关头,保尔森出手相救,逼迫AIG不得不接受保尔森的任何条件。一切水到渠成,高盛大手笔拿回现金,掌控了AIG,再无风险,成立全球保险大佬的隐形掌控者。

成立于1869年的高盛集团,是全球历史悠久,最有权势的投资银行之一。从当年马夫门面店到今天掌控华尔街的大佬,从一间地下室、一个雇员到如今上万亿美元资产的影子操控者,高盛经历了无数次的风雨沉浮,走过一个多世纪洒满鲜血的征途,终于站在全球金融的巅峰。从1929年起世界上任何一次大萧条和对美国之外的狙击,高盛都扮演着具足轻重的角色,高盛主导了大萧条后每一次的市场操作。高盛号称是泡沫专家,,,没有谁比它更会制造泡沫,也没有谁比它更会引爆金融核弹。现在的,高盛又要开始行动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