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8月6日

上赛季季末,就在欧冠决战巴黎的前后,各地的决定最后一个上级联赛席次的附加赛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英冠升超附加赛,格调与欧冠云壤之别,但“含金量”却毫不逊色。4支球队谁能扬威温布利,就能确保在下个赛季中收入上亿英镑,其中若能卡位成功就能享有完整的3季降落伞可谓相当滋润。

第一轮:季军哈德斯菲尔德在第1回合客场1-1,主场1-0,总比分2-1终结第6名卢顿的惊奇之旅;殿军诺丁汉森林客场1-2,主场1-2,被第5名谢菲尔德联逼入点球大战,才以3-2惊险过关。

决赛:近年参与过2季英超的哈德斯菲尔德对上英超元老诺丁汉森林,结果一个乌龙球决定了命运。0-1,一个让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笑到了最后。

诺丁汉森林,这是个非常有趣的存在:队徽上的2颗五星,代表着他们2度欧冠夺魁;然而就英超来说,他们自1998/99年赛季被降级后,迄今已“离家出走”长达23年,直到终场哨音响起才让球迷再度拜见这支“逆袭之王”。

现代欧冠的正赛配额,大半落在主流大联赛手中,而冷门中小联赛则得通过初赛、三轮预选赛与附加赛,一到五轮的考验(输家直接降转欧联杯与欧协联)才能踏入正赛。2023/24赛季更是要把正赛自现在32强扩编到36强。

可是,每一届欧冠的荣耀,无论故事有多么不同,重量其实都是一样的,从来没有人会认为因为以前赛制或者英格兰球队缺席几届比赛就打折。在欧冠历史上,有过捧杯经历的队伍共计22支(英格兰5,意大利3,德国3,荷兰3,葡萄牙2,西班牙2,法国1,苏格兰1,罗马尼亚1,塞尔维亚1)诺丁汉森林绝对称得上最为特别的之一。

而这段特别的,要从一代名帅布莱恩·克拉夫与他的亲密助手彼得·泰勒开始讲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