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8月2日

20/21赛季落下帷幕,在象征欧洲足球最高荣誉的欧冠决赛中,切尔西作为「更深的蓝」笑到了最后。作为更早一代的金元足球代表,蓝军用胜利告诉后来者,底蕴是要一步一步积累的。

切尔 西为两座大耳朵杯耗费了13.45亿英镑注资,而身家107亿的阿布腰包依然充盈,年过知名之年的他仍对足球充满激情。 曼苏尔和纳赛尔尚未「买到」欧冠,但我们都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临。

然而目 睹终场哨响时的笑与泪,我们应该明白,也许大耳朵杯有价,但身处其中的每个人为梦想所付出的心血,永远是无价的。

欧冠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尽折腰。近十年来,来自中东的石油金元被不断注入到曼彻斯特城和巴黎圣日耳曼身上,却一冠难求。如果大耳朵杯有个价格,富豪们还需要支付多少才够?

最好的参照对象自然是前辈切尔西及其老板阿布拉莫维奇,从2004年到2012年第一次捧起大耳朵杯,九年里蓝军耗费了阿布合计7.77亿英镑的注资。

切尔西为第二座欧冠等待的时间恰好也是九年,2013至2020年,这位来自俄罗斯的富豪八年里又投入了5.68亿英镑的线赛季的财务信息要到来年才能披露,可以推测第二座大耳朵杯的「价格」大概率比第一座便宜。这是合乎逻辑的,随着俱乐部自我造血能力的提高,对额外注资的需求应当是逐步下降的。

对阿布来说,切尔西第一座欧冠奖杯的代价是7.77亿英镑,第二座是5.68亿(暂缺一年数据)。

再看蓝军的决赛对手,不知不觉阿布扎比财团入主曼城也有13年了。2009到2020年,曼苏尔酋长为蓝月亮直接或间接注资12.87亿英镑,若考虑来自阿联酋的各种商业赞助,输送的经济利益远不止于此。明面上的数字已和阿布至今的注资相近,考虑到中东资本晚了五年才涉足英超,其花钱的速度远超阿布。

这样的投入却无法带来一座大耳朵杯,以蓝军为参照的价格显然失效了,原因有多方面。在通货膨胀的作用下,酋长自然需要花费更多金钱来取得竞争优势,光购买俱乐部的价款就多了1.4亿英镑。

而与此前能够获得欧冠资格的切尔西相比,曼城的基础相对薄弱,甚至连同城对手「吵闹的邻居」都算不上。

单纯看欧冠赛场上的花钱效率,酋长自然逊色一筹。不过如果把范围扩大到其他赛事上,蓝月亮底气就足多了。自金主接手以来,两队同获得了5次英超冠军和8次国内杯赛冠军,可谓旗鼓相当。

抛开二者的比较,将其视为一股力量,会惊人地发现,自英超进入2003年进入金元时代以来,两位「石油爹」拿下了18座英超奖杯中的10座(56%)、36座足总杯和联赛杯中的16座(44%)。在曼城欧冠开胡之前,切尔西已经囊括了5个来自英超的欧洲冠军中的2个。

根据各豪门19/20赛季财报计算,曼城和切尔西分别以9.78亿和8.22亿英镑的建队成本(球员注册权原值)名列欧洲俱乐部前茅。由于过去一年中皇马、巴萨等豪门多采取收缩战略,20/21赛季「英超双蓝」有极大可能拥有欧洲最昂贵的阵容,双双打破十亿欧元大关。从这个角度看,两队会师决赛也是一种必然。

除了「钞能力」,两家俱乐部还相当重视青训的发展,利用强大的资金优势网络天下才俊。切尔西因惯于出租阵中年轻球员而得名「出租车」,多年积累终产出「黄金一代」,有了芒特和里斯-詹姆斯在欧冠决赛的表演。即使不能为己所用,也可以将青训球员卖出个好价钱,解决财政公平做账问题。

曼城虽起步稍晚,但对青训基础设施的投资比之前仍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蓝月亮青训条件之优越,引得多名曼联名宿将子女送来培养。随着福登、桑乔、迪亚兹等优秀球员的产出,人们也将逐渐认可蓝月亮DNA的存在。

在前不久的欧超风波中,切尔西和曼城无疑是12家创始俱乐部中态度最模糊的。某种意义上,发起欧超的核心成员针对的正是这股金元力量。在疫情中遭受巨大损失的传统豪门看到,若不对金元竞争加以限制,自己的地位将被进一步弱化。到最后,赢家会像今年一样,归属切尔西、曼城,亦或是巴黎。

切尔西为两座大耳朵杯耗费了13.45亿英镑注资,而身家107亿的阿布腰包依然充盈,年过知名之年的他仍对足球充满激情。曼苏尔和纳赛尔尚未「买到」欧冠,但我们都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临。

然而目睹终场哨响时的笑与泪,我们应该明白,也许大耳朵杯有价,但身处其中的每个人为梦想所付出的心血,永远是无价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