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28日

顶着“印尼超最佳射手”的头衔,马特乌斯·帕托即将加盟山东泰山队。相比此前盛传的葡甲最佳射手、K联赛主力球员,帕托所效力的印尼超级联赛的确不入流。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前锋,在42场K2联赛仅有8球5助攻的表现,成为他被质疑的硬伤。

实际上,巴西球员帕托并非“野路子”,在青少年时期,他也是巴西足坛一颗比较耀眼的新星。出道于巴甲豪门弗鲁米嫩塞的帕托可谓师出名门,在俱乐部梯队踢球时,他与前巴萨中后卫马龙做过队友。而且,帕托还是当时队中的头号射手,2013年,他随队前往德国征战青年比赛夺得赛事金靴,被葡超豪门本菲卡看中,并租借至本菲卡梯队效力一年。

在葡萄牙效力期间,是帕托职业生涯至今所达到的最高平台。比较遗憾的是,在本菲卡梯队,受租借身份影响,他的上场时间并不多,地位也比较边缘化。当时,本菲卡梯队队中还有现效力于河南队的贝尔托和现效力于南通支云的巴尔德。未来,帕托有望在中超赛场上与老友重聚。

租借期满后,帕托回到巴西,并在2015年帮助弗鲁米嫩塞梯队夺得了巴西U20锦标赛冠军,并以6粒进球加冕赛事金靴。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帕托的替补正是现在身价高达2200万欧元、去年代表巴西队参加了卡塔尔世界杯的弗拉门戈前锋佩德罗。然而,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帕托的身价只有40万欧元,还不及佩德罗的五十分之一。

青年时期如此出色的一名射手,为何会沦落到前往远离非主流赛场的印尼超级联赛踢球呢?原因很简单,就是所有运动员的天敌——伤病。就当帕托即将进入一线队的时候,他的膝盖遭遇重伤。长期与伤病斗争,缺少正常的训练,让这个冉冉升起的新星在浩瀚的巴西足球星瀚中逐渐黯淡下来。当他伤愈的时候,位置早已被替代,成为梯队的替补,进入一线队更是成了天方夜谭。

眼看在进入巴西顶级联赛无望,帕托便开启了租借生涯,希望在其他国家联赛中打出高光表现,吸引更多主流联赛球队的关注。第一站,他去到了弗鲁米嫩塞的附属球队——斯洛伐克二级联赛的沙莫林。人算不如天算,刚刚前往斯洛伐克不久,帕托又遭遇锁骨骨折,不得不再回巴西进行长期的养伤。

康复后,帕托第二次前往沙莫林,并首次在租借生涯中打出高光表现。单赛季为球队踢了19场正式比赛,帕托高效地贡献了17粒进球,并送出4次助攻。不过,这样的表现并没有吸引弗鲁米嫩塞一队向其抛出橄榄枝。租借期满后,帕托回到巴西征战乙级联赛,其间还曾与当时中甲的江西队传出过转会绯闻。

此后,帕托曾两次征战K2联赛,在韩国,他打出了本文开头那一组糟糕的数据。在韩国的糟糕表现,责任其实并不能全部推到帕托身上。作为一名单干能力一般、更善于在禁区内寻找防守空当并完成致命一击的右脚中锋球员,帕托被大田市民队主教练在大多数时间里安排到了左边路。没有按照说明书正确使用,必然导致帕托在K2联赛的经历以失败告终。这与克雷桑刚到泰山队时,郝伟让他踢并不擅长的中锋导致戴上“水雷”的帽子有共同之处。

去年5月,帕托另辟蹊径,前往印尼踢球。在加盟婆罗洲队后,回到最熟悉的中路位置的他迅速开启暴走模式,成为球队的当家前锋,并在单赛季32场比赛中攻入25球,送出3次助攻,拿到了职业生涯里看似最简单的一个金靴奖。有意思的是,在这个赛季里,帕托代表婆罗洲队两次面对现泰山队助教法比奥带领的马都拉联时,分别用一次帽子戏法和一次助攻完成了双杀。如今泰山队中意帕托,或许与法比奥对他的认知和认可有一定的关系。

虽然帕托的履历非常一般,即便金元时代之前的泰山队,也几乎不可能在印尼超联赛选择外援,但是如果作为克雷桑和费莱尼的替补使用,而且可以很好地融入球队体系的话,相信帕托还是能够给泰山队提供帮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