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6日

1906年,莫迪里阿尼从意大利的家乡李沃诺来到当时的世界艺术中心巴黎。在巴黎14年的生活和艺术生涯中,在艺术家云集的地方,他十分引人注目,似乎具备了他那个年纪所具备的令人嫉羡的一切——英俊潇洒,才华横溢,以及拥有浪漫的爱情和深厚的友情,但他却一直缺少理解、健康和金钱。这些不仅始终伴随着他,而且使他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仅活了36岁,犹如璀璨的彗星划过夜空,瞬间即逝。

莫迪里阿尼来到巴黎以后,根本意识不到充满刺激与挑战的艺术现实,对艺术充满着理想主义和浪漫的幻想。他把自己打扮成画家的模样:头戴宽檐的礼帽,天鹅绒短上衣短领口打着红色蝴蝶结,显得神气活现,也使整个艺术家聚集的街头复苏起来。在蒙马特的画室,他把房间布置得充满浪漫主义情调:天鹅绒窗幔,立式钢琴,音乐大师的石膏像,还有许多人文哲学的书籍与意大利艺术大师的复制品。可是一年以后,他的浪漫与优雅却都不见了。那身漂亮的衣衫变成了不修边幅的粗布旧衣,领带随便地搭在肩上,头发蓬乱,目光疲惫;原来井井有条的画室更是杂乱无章,文艺复兴绘画的复制品也被塞进了箱子。曾经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意大利美男子,竟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波西米亚”的流浪汉。

实际上,莫迪里阿尼的绘画与他杂乱无章的生活有着极大的区别。他的生活虽然放浪不羁,但他却一直保持着意大利人的本性和修养。那些充满韵律、柔和和静穆之美的精致造型以及波浪形的流畅线条,都是一种对秩序的把握和高傲自信的显现。他画画时从不饮酒,他的作品都是他头脑清醒时的杰作,而并非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是靠酒精和的作用来完成的。在巴黎他身处充满刺激与挑战的艺术漩涡之中,但他高傲的天性与强烈的自尊心让他始终保持着不为世俗潮流所动的独立个性和风格。尽管他的艺术为现代艺术所瞩目,但他内在的人道主义倾向和内心对意大利初期文艺复兴艺术的崇尚,却是他艺术的内在因素。

莫迪里阿尼在生活和艺术上两极逆向的方式,可以说创造了超心理学生存的特例,这使他不得不在理智与疯狂之间摇摆挣扎,直至身心俱损。

“倒霉的画家们”与“受到诅咒的画家”是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艺术家群体的独特现象,他们不仅不走运,而且含有被定为某种悲惨命运之意。这个群体的特征是孤独、贫困、脆弱,但却都具有特别的艺术才华。他们几乎都是异乡人,因为受到巴黎的吸引,带着满腔热情和美好的憧憬来到这里,但却得不到承认。因此,在巴黎他们孤独无助,贫困绝望。当时,巴黎的几百位艺术家都是如此,除了极少数人,如夏加尔、萨金、布朗库西,其他人无论成功与失败,都没有留下任何记录,而莫迪里阿尼则是这些画家中最不幸的一位。他在世时只举办过一次个人画展,不仅无人问津,而且招来恶意诽谤,以失败告终。他的古典主义的艺术理想直至最后三年间,在画商和他的朋友兹波罗夫斯基的支持和资助下才得以实现,但这个时候,他已身心俱疲、疾病缠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