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4日

左二坐者为俄军总司令库图佐夫;左一站立者为库图佐夫的副官卡萨洛夫;叶尔莫洛夫在最右边,他怒气冲冲的站着,似乎正在与库图佐夫争论;正中间佩蓝色勋带(圣安德烈勋章)的是本尼格森。

坐在和本尼格森一张凳子上在右方的是多赫图罗夫;双手手指紧握的人是拉耶夫斯基;拉耶夫斯基左边的是托尔;拉耶夫斯基右边靠在墙上坐在窗边的是科诺夫尼岑;科诺夫尼岑右边披着一件衣服的是巴克莱;拿着纸张,坐在巴克莱右边的是乌瓦罗夫;乌瓦罗夫右边的是托尔斯泰。

会议的最重要议题是决定是放弃莫斯科还是继续战斗,库图佐夫要求大家都表态,实际上开始会议之前库图佐夫已经做出了放弃莫斯科的决定,但是他不得不征求将领的意见,同样希望将领们分担一些责任。

俄军撤离莫斯科后,拿皇在9月14日到达了波克洛纳亚山,在那里他俯瞰了莫斯科。按照缪拉的命令,联军的先头部队组成了战斗阵型。拿皇等了半个小时,没有看到任何来自莫斯科的俄军部队,于是下令联军进入莫斯科,步兵,骑兵和炮兵部队全速前进。

15分钟后,到达了多罗沃米格洛茨基前哨,他在那里等待俄军代表团前来议和。等了十分钟后,一名穿着蓝色大衣和圆帽的年轻人走近皇,与之谈了几分钟之后,拿皇进入了前哨。据目击者称,这名年轻人告诉法国皇帝,俄军和居民已离开这座城市。

这一消息在法国人中传播开来,起初使他们感到困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消息逐渐变得沮丧和懊恼。此时,一个打着白旗的俄军参谋军官来了,他提出俄军在穿过该城的时候,双方停止敌对行动。

皇帝答应了敌人的要求,但是他命令缪拉元帅,一旦接近城池就紧紧地眼踪俄军,以迫使他们尽可能远地离开莫斯科,联军分成了两个部分,分别从罗沃米格洛茨基前哨和卡米尔-科雷斯基附近的前哨进入城内。

一小时以后,拿皇进入,脚步停在了莫斯科河岸,先头部队开始过河,有骑兵,有炮兵,有步兵,军队过河以后,分成了小股部分,沿着街道小巷开始驻防。

联军发现,街道,小巷,城市已经被遗弃了。拿皇在克里姆林宫附近巡视,参观了莫斯科城内的几座桥梁,最后住进了克里姆林宫亚历山大一世的寝宫内。

在莫斯科期间,拿皇得到的援兵大概在1万2千人,但是补充的兵力入不敷出,赶不上损失;

在莫斯科期间,天气并不极端,联军感染斑疹伤寒导致每天都有非战斗减员,前期战斗中受重伤的士兵们也有伤重不治的;

在斯摩棱斯克,维亚济马,科勒茨基的医院中挤满伤病员,人数在3-4万左右。

9月15日,拿皇进入了莫斯科,此时越来越多的负面报告传来,莫斯科城中的士兵和居民大部分撤走了,与此同时城中开始着火,起火的原因至今众说纷纭:

一说是联军士兵抢劫,士兵“夜进私宅,点起蜡烛头、火把和柴火照明”,不慎酿成灾难,莫斯科这座始建于1156年的俄罗斯古都,地处森林稠密的东欧平原,数百年来人们习惯以木结构为城市建筑的骨干,故有“木屋市”的别名。

一直到17世纪末,全城除了克里姆林宫等少数石建筑,木屋仍比比皆是,当拿破仑率军入城时,那些法国士兵并不了解莫斯科城内这些情况,而导致火灾。

而目前主流的看法是火灾为莫斯科总督罗斯托普钦实施的焦土政策,因为城内灭火设施极度缺乏。各处同时起火,显然不会是临时起意;据说罗斯托普钦本人也一度承认,是他亲自下令放火烧城的。

在科兰古的回忆录《与拿破仑远征莫斯科》中有类似说法,展示了罗斯托普钦的一份告示,而且他也将自己的房屋烧毁,一些俄国人也认为这场大火是他们自己放的。

在他们看来,这是一次勇敢的“焦土政策”,表明俄国人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抵抗外敌入侵,根据当时的警方报告,莫斯科城中仅仅有居民6000-10000人,而战前莫斯科人口有260000人。

那些留下来的人无非是没有钱或者是没有时间逃离罢了。在占领期间,联军士兵不断的抢劫主要是由于食物短缺而生存下去的本能,也有一些想获得战利品的欲望,由于9月15日晚,风力不断增大,火势难以控制。

大火在札良奇耶肆虐而后扩大到了中央城区,另外两个城区一样起火了,由于灭火设备全部被俄军带走,控制火势异常艰难,联军士兵勉强扑灭了集市广场的大火,但是风借火势,大火烧到了莫斯科中心,烧到了克里姆林宫。

在近卫军成功扑灭了军工厂大火的同时。克里姆林宫被一片大火所包围,元帅们请求拿皇离开,此时克里姆林宫每个城门都有殃及。

最后,在山下发现了一条通往莫斯科河的出口。拿皇被迫带领他的随从和老近卫军离开克里姆林宫,期间士兵们多多少少有一些烧伤。他们沿着莫斯科河前进,到达彼得罗夫庄园。

在此期间,联军也逮捕了400人,指责他们故意纵火,最终这些人被枪决,根据部分人的口供,他们是接到了罗斯托普钦伯爵的命令而纵火的。

9月18日,拿皇回到了莫斯科,他在莫斯科继续管理他的军队,发布法令统治他的帝国,对官员进行任命,重新安置,甚至解雇。

在他回到克里姆林宫之后,法国皇帝正如他公开所说的那样决定留在莫斯科过冬,他相信即使莫斯科虽然被大火吞没过,但是还保存着一部分建筑,有限的资源资源比任何其他地方,尤其是野外会好得多。

他命令克里姆林宫和城市周围的修道院处于防御的状态,并下令对莫斯科郊区进行侦察,以便在冬季进行防御。

在撤离莫斯科后,米罗拉多维奇将军将后卫部队的指挥权给到拉耶夫斯基将军,库图佐夫必须摆脱拿破仑的追击,并占据一个有利地形保卫卡卢加,那里是俄军的供给基地。

俄军主力退出莫斯科后,拿破仑派法军元帅缪拉率领骑兵军团紧紧跟踪,准备将其斩尽杀绝。为了保留住俄军所剩的这部分珍贵力量,库图佐夫精心策划了一次“机动行军”。

他命令军队先沿莫斯科城外的梁赞大道向东南方向退却,行军约30公里后,俄军突然掉转头,渡过莫斯科河西进。为了甩掉跟踪的法军,库图佐夫派出一支哥萨克骑兵继续沿梁赞大道前行。哥萨克骑兵的铁蹄扬起阵阵尘土,法军从后面看去,以为千万俄军士兵正在争先恐后地向东南方向拼命逃窜。

忽然间,追踪的法军发现前面的俄国逃兵似乎越走越快,好像都骑着马。于是法军也加快速度,奋勇追击。这样,追赶的法军同已经西向转移的俄军主力越离越远。俄军主力以强行军速度西进,努力远离法军集结地,摆脱法军注意。

5天后,俄军再向西南行进。10月2日俄军到达了安全地区塔鲁丁诺,由于巴克莱反对这项计划,且本人又感染了疾病,被迫离开军队,前往圣彼得堡,俄军在卡卢加附近长期停留。在塔鲁丁诺村庄营地附近,俄军获得了大量的增援补给,并有时间训练新兵。

部队开始在纳拉河右岸重新组建,整编,并将塔鲁丁诺营地变成一个小堡垒。不过并非所有的士兵都在忙着做一些积极的事情。龙骑兵和马枪手到附近的村庄进行“访问”。在奥列霍夫卡,龙骑兵们打破了锁,进入村民的房子里拿走了所有贵重物品。

秋冬季节来临,毛皮夹克和毛毡靴被分发了下去。另外由于巴克莱不得不离开军队,而巴格拉季昂将军又阵亡了,所以军中的高层也在议论人事任免问题,库图佐夫的俄军补给充足,一直呆在原地休整,而此时确是联军部队的艰难时期。

莫斯科的补给主要是从斯摩棱斯克进行运输的。一个月的时间里,联军在莫斯科、俄军在塔鲁丁诺。此时,两支军队在精神上还是在数量上已经开始有所变化,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金蝉脱壳”是一个古老的战争策略,一般施用在退却的过程中,它的特点是制造假象、施放烟幕。

以小部队吸引追击者的注意力,诱使敌人上当受骗。而这时主力部队悄然退入安全地带,从上图可知,从塔鲁丁诺北上可以威胁到联军的补给线日,北线的普鲁士军队与俄军在拉脱维亚的梅索赞爆发过一次战斗,当时联军北线的部队主要集中在隆黛尔宫附近,试图发动攻击夺取此地,而此时俄军除了里加总督埃森的部队外,芬兰地区增援的施泰因海尔部已经到达,他们有8个步兵团和2个骑兵团,防御里加。

拿皇将约克的普鲁士军部署到北线俄军,战斗中,普军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以及顽强的意志,俄军没有能够击退普军,埃森勋爵虽然一度占领了叶尔加瓦,但是两天后就被迫退出,俄军损失了2500人,而联军损失了1000人。

1812年10月06日,雷尼埃的第七军和奥地利军团的一部分在比亚拉方向出现,俄军调整部署,哥萨克骑兵驻扎扎莱西,而施吕塞尔贝格步兵团则撤退到了蒂拉斯波尔,奇恰戈夫将第8步兵师派到比亚拉,而16步兵师进入佩查茨。

埃森的军队在行军中接收了一个联合掷弹兵营和一个斯摩棱斯克龙骑兵团,这两支军队是在击溃了两个萨克森骠骑兵和枪骑兵后,才找到埃森的。

最终双方在伏斯克利尼察交战,雷尼埃主动发起攻击,萨克森轻步兵缴获了4门炮,但是3门炮被俄军骑兵夺回,埃森在森林中占据了几个有利位置击退了联军的攻击,当天晚上,埃森前往了萨雷西,俄军损失了325人

从莫斯科向东有三条道路;斯摩棱斯克路,新卡卢加路和旧卡卢加路。斯摩棱斯克路的情况非常糟糕,没有食物也没有补给。所以拿皇走在老卡卢加路上。

然后他转向新卡卢加路,以威胁库图佐夫的左翼,而在缪拉这边,他依然在与塔鲁丁诺的俄军对峙着,缪拉的部队驻扎在切尔尼什尼亚河沿岸大约八公里的范围内,左右两翼是两个骑兵师,波尼亚托夫斯基的部队驻扎在温科沃。

而塞巴斯蒂亚尼和皮埃尔·西塞·德里的军队占据着泰特林卡。后方分别是圣日耳曼骑兵、杜福师骑兵和南苏蒂将军的骑兵;拉图尔-莫布尔的骑兵负责监视俄军动向;

1812年10月18日,俄军与缪拉的追击部队在塔鲁丁诺对峙,由于本尼格森力主作战,库图佐夫命令本尼格森和米罗拉多维奇在夜间出发攻击缪拉将军的部队。

本尼格森的军队分别由杰尼索夫、巴戈武特、图奇科夫和舒瓦洛夫四支军团组成,杰尼索夫的哥萨克骑兵攻击缪拉军队的后方,巴戈武特从正面攻击,图奇科夫和舒瓦洛夫的部队从左侧攻击。

但是在黑暗中,大部分军队都迷路了,早晨,只有杰尼索夫的军队到达了指定位置,他们按照计划发动攻击,突然且猛烈的攻击使联军措手不及,塞巴斯蒂亚尼的军队被击退,联军扔下物资和大炮四散奔逃,皮埃尔·西塞·德里准将也阵亡了。

由于兵力不足,且未协同攻击,联军逐渐恢复过来,当剩余的俄军到达的时候,战机已经错过了,他们在联军炮兵的猛烈轰击下,强行发动攻击,巴戈武特将军阵亡了,俄军士兵失去了指挥,本尼格森本人也被一发加农炮弹击伤了大腿。

缪拉身先士卒,带领军队发起反冲锋,拉图尔-莫布尔将军的部队击退了俄军骑兵,摆脱了俄军的包围,顺利逃脱,保存了主力,撤退到了斯帕斯-库普拉稳住阵脚。

俄军被迫撤退,联军2500人阵亡,1500人被俘,另外还损失了36-38门火炮,俄军损失1200人。当天,缪拉就将战役情况向拿皇报告,后者告诉他库图佐夫意外地以相当大的力量袭击了他。拿皇在莫斯科阅兵的时候得到此消息,提前一天下令撤退。

同一天晚上,军队在卡卢加的老路上露营,此次战斗过后,形式开始慢慢的有利于俄军,胜利的天平已经在不断的扭转,而在北边的战场,俄军也同时开始了反击。

1812年10月18日爆发,俄军将领维特根斯坦再次在波拉茨克发动反击,此时维特格斯坦指挥着接近5万人的部队。这支部队由31000名正规部队和9000名民兵组成,第二支部队有9千人左右,由施泰因海尔将军指挥,在波拉茨克的后方和侧翼作战。

而联军方面,圣西尔的军队在23000人到27000人之间,战斗的第一天,俄军连续七次对波拉茨克进行正面攻击,所有攻击行动以俄军的失利而告终,圣西尔赢得了第一会合,但战争远远没有结束。

第二天,施泰因海尔前进到波拉茨克6公里范围内,而圣西尔意识到他有可能被包围。当天晚上逐步撤离,俄军在晚上发起最后一次袭击,圣西尔果断地采取行动。

命令巴伐利亚部队全力击退施泰因海尔,巴伐利亚军队相当出色的完成了这项任务,施泰因海尔的部队不得不因伤亡惨重而撤退,联军跳出了包围圈。

经过三天的战斗,圣西尔腿部负伤,部队已经减少到15000人且疲惫不堪,两周后,维特根斯坦的部队占领了维捷布斯克的法国供应站,给联军造成了严重的后勤灾难,加快了联军战败的步伐。

拿皇的北部前线处于崩溃边缘,圣西尔因战败辞职,眼见波拉茨克沦陷,德维纳防线被突破,拿皇拒绝了达武提出的经俄罗斯南部产粮区撤退的建议,而是原路返回。

从6月24日渡过涅曼河至9月14日,联军在发动攻势的时候未能抓住机会歼灭俄军主力,进入莫斯科后,虽然10月份气温走低,但是没有严冬,离开莫斯科15天后,俄国才下了第一场雪那已经是11月份了。 10月18日,大军未完全离开莫斯科,俄军已经在北线的波拉茨克与南线的塔鲁丁诺发起了反击,严寒并不是联军失利的最主要原因,但的确是撤退过程中造成联军大量伤亡的原因之一。 气候只是失败的次要因素之一,俄军也一样面对严寒,俄国人在意大利北部遭到严寒时并不抗冻,此时胜利女神当然青睐补给和后勤保障出色的那一方。

阿芒·德·科兰古在《随拿破仑远征俄罗斯》写道:法军当时还有九万五千名生力军,五百门大炮,其中半数以上可以用炮车牵引,拿皇原本计划把一部分皇室人员留在莫斯科,大军于20日向卡卢加进军。

10月18日下午一点钟,当皇帝在检阅内伊军团时获得了缪拉在塔鲁丁诺被击败的消息。当即决定快速完成他眼前的工作,当天开拔,10月19日中午近卫军离开莫斯科,10月20日一联军在集中部队,因为不少人、马都掉队了。就是在那儿。 皇帝终于决定放弃莫斯科。他是鉴于我军在塔鲁丁诺的失利,骑兵的现状以及俄国人不会接受谈判的建议,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联军开始往涅曼河撤退,由于在前期北线和南线的两次失利,留给拿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尤其是南方缪拉被击退后,形势不容乐观,撤退路线方面。

拿皇原本准备南下攻击卡卢加后,再到斯摩棱斯克,因为那里有大型粮仓和足够的饲料。最理想的情况是在扎帕德纳亚、德维纳河和第聂伯河附近继续坚持下去。

同时在莫扎伊斯克公路上部署部队,拿皇的大军只能依靠沿途的各种仓库进行补给,因为村民非暴力而不合作,哥萨克骑兵阴魂不散,大军很难获得补给物资1812年,拿皇的大军撤离莫斯科,他们将旗帜烧毁避免落入俄军手中。

10月11日,多洛霍夫和他的哥萨克骑兵小队解放了补给基地韦列亚,库图佐夫已经开始着手恢复炮兵数量的时候,联军却因为战马的大量损失而不得不抛弃很多火炮,面对俄军的不断袭扰,马匹的大规模死亡。

沙皇不愿意和平谈判的诸多不利因素,拿皇甚至想北上攻击圣彼得堡,这个想法立即被将军们否决,库图佐夫的战略计划是迫使拿皇在俄军或者游击队控制下的领土上撤退,以至于大规模的消灭敌人军队,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断绝补给。 塔鲁丁诺的战役胜利结束后,断绝了联军从南下撤退的可能,北线第二次波拉茨克战役后,北上圣彼得堡也成为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于是直接前往斯摩棱斯克是唯一的选择了,拿皇派遣波尼亚托夫斯基前往右翼清除道路。

并且在10月23日收复韦列亚,库图佐夫立即派出多赫图罗夫的部队前往小雅罗斯拉夫韦茨牵制欧仁的部队,联军设法在激烈的反反复复的战斗中占领了这个城镇,意大利的军队表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

拿皇明白不可能在没有重大损失的情况下把库图佐夫推回,下令从博罗夫斯克撤退到韦列亚再到莫扎伊斯克,撤退的第一步已经迈出了,从莫斯科到斯摩棱斯克的道路上大军不断的遭到截击,不可一世的军队正在被一步步摧毁。

失利从战略层面来看后果相当严重,维克托试图恢复“德维纳防线”的尝试失败了,维特根斯坦一次一次的胜利使得他更加接近库图佐夫和奇恰戈夫将军的部队了,三支大军从北方,南方,东方不断的向联军压迫过来,大军有被包围的危险。

另外,北线的不断失利导致联军对维捷布斯克的控制心有余而力不足,11月7日俄军夺取维捷布斯克的联军补给站,拿皇原本准备在维捷布斯克与维克托的军团会合。

但是现在一切都成为了泡影,拿皇得到失利消息后下令维克托反击俄军,于是11月13日斯摩利亚尼战役爆发,联军再次失利,尝试恢复“德维纳防线”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先头部队是朱诺将军的第八军,他们在多罗戈布日,达武的第一军为后卫部队,驻扎在维亚济马东部,中间的部队由西向东前进,分别是近卫军,缪拉的部队,內伊的第三军,欧仁的第四军以及波尼亚托夫斯基的第五军,食物的缺乏导致联军士气低落,军纪难以维持。

联军每时每刻都在受到俄军哥萨克部队的攻击,尤其是达武的军队,內伊将军留在维亚济马断后,其余军队继续前进。

库图佐夫清楚与大军正面对决只能玉石俱焚,于是不断的从两翼施加压力,无处不在的哥萨克,民兵迫使大军无法从森林或者乡间小路撤退必须原路返回,地利,气候导致大军在饥饿,伤亡,疾病中大量减员

11月初,天气转冷,开始下雪,温度降到了0℃以下,2日夜晚,在斯摩棱斯克-莫斯科路以南进行侦察时,米罗拉多维奇,科尔夫,西弗斯将军注意到位于费奥多罗夫斯克的第一军和维亚济马的第四军第五军之间有脱节。3日上午8时,米罗拉多维奇的骑兵攻击了联军部队,分割了联军,切断了达武和友军的联系,米罗拉多维奇从西,普拉托夫的哥萨克从东发起攻击,帕斯克维奇负责增援,达武的军队结成方阵对抗俄军哥萨克的攻击,同时部署了炮兵还击。

联军苦苦支撑,幸运的是,俄军骑兵在没有第二和第四步兵军的全力支持下,就攻击了维亚济马-费多洛夫斯科耶公路,公路并没有被俄军占据,联军士兵为了自己的生命拼死战斗,在东部击退了普拉托夫和帕斯克维奇,部队已经冷静下来,恢复了秩序,用整齐的步枪火力射击俄军。

从表面上看,俄军已经被击退了,但是战斗远远没有结束,米罗拉多维奇将部队重新部署,当达武的军队撤退到维亚济马的时候,俄军的炮弹落在了他们头上,达武的炮兵未能有效还击,引起了一阵阵混乱,达武的军队开始加速逃离来到欧仁部队的后方。

上午10点,符腾堡王子和奥斯特曼-托尔斯泰的两个步兵师来到战场的时候,达武的部队已经再度完成部署,俄军重新发动了攻击,欧仁的部队被迫撤退与內伊的军队在一处高地会合。

下午2点,联军的将军们决定保存实力撤退到维亚济马,库图佐夫仅仅派出了乌瓦罗夫不到3000人的胸甲骑兵增援,而且由于大沼泽的阻挡,他们没有加入到主战场。

下午4点,俄军已经推进到了维亚济马城镇中,普拉托夫的骑兵,米罗拉多维奇的步兵正在与联军进行巷战,联军开始撤退,晚上8点,基本完成。

第二天黎明,断后的內伊在哥萨克骑兵的追击下被迫大踏步撤退,留下了一个几乎被摧毁了的维亚济马,甚至出现了双方的伤员在反锁的房屋中被活活烧死的情况

由于缺乏足够的骑兵、炮兵和补给物资,联军的战斗力直线下降,损失直线%的联军依然有战斗力,士气低落,联军的作战目标也变得非常简单,集结分散的部队,立即撤退。

避免因为落单被俄军俘虏,俄军的迫近,哥萨克骑兵的袭扰以及俄军游击队打击,使得联军的情况雪上加霜,斯摩棱斯克不能久留,只能再度撤退,由于北线战场的形势恶化严重,联军侧翼有暴露危险。

拿皇派出了欧仁的第四军前往维捷布斯克,协助波洛茨克附近的乌迪诺和圣西尔,在俄军的追击下,欧仁军队到达杜霍夫希纳的时候,炮兵、骑兵损失殆尽,指的又转向斯摩棱斯克,而在克拉斯内附近。

联军纵队延伸超过60公里,大军没有组织,没有纪律,部队行军过程中打乱了编制,库图佐夫的部队在联军更南方的一条道路上与联军第二次克拉斯内战役。

联军的部署太过分散,给了俄军各个击破的可能。同向而行,他决定北上,将孤立的联军击败,第二次克拉斯内战役爆发。

11月15日,俄军与联军有了第一次接触,战斗中近卫军强大的战斗力和良好的秩序给俄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轻而易举的击溃了哥萨克骑兵,俄军只能使用火炮从远距离轰击他们,拿皇发现位于克拉斯内以南的库特科有一支3500名哥萨克骑兵,青年近卫军受命突袭俄军营地,俄军损失惨重。16日,米罗拉多维奇的士兵切断了通往克拉斯内的道路,给欧仁将军造成了近2000人的损失,库图佐夫由于下属的压力,同意17日发动攻击。

米罗拉多维奇的部队继续攻击欧仁以及达武的先头部队,主力部队一分为二,戈利岑向北穿过乌瓦罗沃切断联军退路,托尔马索夫的向西边迂回克拉斯内,奥扎罗夫斯基的快速部队将在克拉斯内的北方和西部独立作战。

下午3点,米罗拉多维奇开始炮击达武的部队,联军在俄军的炮火中四散奔逃,离开了道路的联军成为了俄军骑兵和步兵的牺牲品,消息传到了拿皇那里。

俄军将步兵重新集中部署,同时摆好了火炮,近卫军没有炮火支援,出现了一定的伤亡,库图佐夫指挥军队始终与近卫军保持着距离,不断使用火炮轰击,戈利岑和托尔马索夫的军队已经会合,俄军形成了一个强大防御阵地,俄军胸甲骑兵试图攻击乌瓦罗沃,攻势被联军步兵方阵的近卫军所击溃。

內伊的军队损失是惊人的,2000名残兵退往森林中,普拉托夫的哥萨克骑兵紧随其后追击,最终生还者才800人,11月20日,內伊和拿皇在奥尔沙碰面。

在奥尔沙的联军兵力如下:近卫军8500人、第一军3000人、第二军11000人、第三军800人、第四军2000人、第五军和第八军共1500人,第九军13000人,直属部队2500人、骑兵5500人,火炮250-300门、散兵游勇11000人

瓦夫卡维斯克是白俄罗斯的城镇,位于首府格罗德诺东南72公里,由格罗德诺州负责管辖,毗邻与波兰接壤的边境。

11月12日,波兰与俄军在涅斯维日至明斯克公路上的科达纳瓦附近爆发了一次战斗,战斗刚开始波军中的立陶宛人被俄军炮火击溃,幸存的部队撤往了明斯克,路途中他们遇到了一小股法军骑兵和步兵,13日,俄军占领新施瓦岑。15日,撤退的波兰军队被朗贝尔的俄军追上,在距离明斯克18英里处被俄军全部歼灭,对明斯克驻军来说,后果是致命的。东布罗夫斯基的救援部队还在20英里外,而朗贝尔的俄军已经近在眼前了,联军被迫放弃了明斯克,向鲍里索夫撤退。

同时雷尼埃与施瓦岑贝格的军队正在瓦夫卡维斯克附近应对萨肯将军的攻击,当萨肯发现了联军已经越过布格河时,他立即追了上去,突袭联军取得成功。攻占了瓦夫卡维斯克村庄的大部分地区,但是联军在北部高地的坚守相当完顽强,萨肯还想继续攻击但是施瓦岑贝格的部队迅速前来增援,萨肯只能撤退

16日,朗贝尔将军占领了明斯克,大批的物资以及弹药均落入俄军手中,医院中的2000伤兵被俘虏,俄军迅速北上堵截拿皇的大军,东布罗夫斯基被迫撤退到了贝雷茨诺,联军的部队占领了鲍里索夫的一座桥头堡,留下了95战列步兵团第四营。

主力部队继续沿着别列津纳河大踏步撤退前往鲍里索夫,联军被俄军突袭,最终桥头堡被攻占;叶尔菲·查普里兹又突然袭击在沃利尼的雷尼埃第七军的一个营,俄军大胜,将其完全歼灭,一名将军,十三名军官和二百五十三名士兵被俘

21日,在朗贝尔将军的指挥下,奇恰戈夫的先头部队攻占鲍里索夫,不断的战斗中,俄军俘虏了东布罗夫斯基的2000名士兵,缴获了6门炮

但是各部队均无法按照预定要求部署,被迫撤回了鲍里索夫,乌迪诺与东布罗夫斯基会合后,得知了鲍里索夫被攻占的消息,接到拿皇命令的乌迪诺迅速出击,俄军正在用餐的时候被联军突袭,损失惨重,鲍里索夫失而复得,俄军则在撤退前烧毁了大桥。

此时,拿皇的目标非常明确,尽量保存实力,逃出俄国,库图佐夫同样没有意愿将联军全歼,而是不断的展开追击,削弱其实力,库图佐夫的前锋部队距离别列津纳河还有115公里,击败拿皇的任务落在南线和北线的俄军肩上。

联军的南面是奇恰戈夫将军的24000名生力军,他们的任务是切断联军的退路,在联军穿过别列津纳河时,从南方伏击他们,与此同时,维特根斯坦的部队35000人从北方南下,攻击联军。

而库图佐夫的部队从东面夹击联军,由于奥地利和普鲁士已经抛弃了拿皇,所以南方和北方的俄军进展较为顺利,奇恰戈夫的军队没有受到太大的阻拦,而维特根斯坦在击退乌迪诺,圣西尔,维克托以后,也正在南下,由于中路和北线两路军队行军缓慢,联军得以集中兵力攻击奇恰戈夫。11月24日,拿皇亲自来到了别列津纳河勘察地形,想要渡河成功,必须击退奇恰戈夫,他部署了30000-40000名士兵,其中有7000-8000的近卫军,乌迪诺的军队此时还有7000-9000人,9月才入俄的维克托有10000-14000人,这两支军队成为了拿皇的主力。

12月25日,拿皇命令乌迪诺前往斯图迪安卡,在夜晚建立两座桥梁,一座为炮兵马车通行之用,另一座通行步兵和骑兵,与此同时,鲍里索夫再修建一座大桥混淆视听,迷惑俄军,通过一系列巧妙地佯动。

拿皇将奇恰戈夫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鲍里索夫以及鲍里索夫的南部,从而主力部队部署在北面的预定过河点斯图迪安卡,当时将军们如同惊弓之鸟都吓坏了,但是拿皇依旧相当冷静,渡河的计划较为合理,也是比较好的选择。

11月26日早上9点,拿皇下令部队从斯图迪安卡方向开始渡河,他命令科比诺将军带领50名骑兵涉水过河,每名骑兵携带一名步兵,400名士兵使用木筏与骑兵同行,划船过河,联军士兵就这么一来一回,抓紧时间过河。

拿皇带领部队守卫东面,联军轻骑兵部队过河后与炮兵一起行动,50门炮的轰击驱散了对岸科尔尼洛夫的哥萨克骑兵,西岸被肃清了。11点埃布尔指挥工程兵放下了立柱,他身先士卒,脱掉外衣,跳入冰冷的河水中与工程兵一起架桥作业,浮冰尖如兵刃,作业异常困难,架桥的时候,刺骨的河水没过肩膀,很多人被河水冲走,桥终于造好了。

下午1点,乌迪诺的部队渡河,內伊的军队紧随其后,俄军在远处用两门炮轰击渡河的联军,联军牢牢控制着通往桥梁的道路,下午4点,第二个用于炮兵,辎重通过的桥梁建立起来,两座桥梁相距180米。到了夜晚,1万名士兵已经过河,由于不堪重负,桥梁先后塌陷了3次,夜晚的水温是零下30℃,工程兵勇士们反复跳入水中修复桥梁,11月27日下午2点,拿皇与老近卫军到达西岸,拿皇下令,战斗部队率先过河,商人,辎重兵等非战斗人员必须让位。

今天斯塔得佐恩卡附近的别列津纳河,1812年拿皇就在这里过河,上图是从北方看,下图从南边看。

此时,维克托的一部分部队正在过河,他的另一部分正在守卫东面。27日晚,滞留的部队,受重伤的士兵,搬运辎重的民夫纷纷抵达,拿皇命令部队加紧过河,辎重部队,成千上万的伤员和冻伤的人员聚集在十字路口,拿皇以及总参谋部不断的激励士兵迅速过河。28日,在东岸维特根斯坦的军队到达,重创了维克托,大量的人员伤亡,1900人被俘,1门炮被缴获,东部河岸陷入恐慌,大家争先恐后的挤到桥上。

奇恰戈夫的部队北上拦截联军,与乌迪诺的军队交火,俄国人有15000人和9000骑兵,乌迪诺有8000人可用,后来又得到4000人的增援,联军击退俄军,乌迪诺负伤后,由內伊接替指挥。

此时,别列津纳河的两岸均爆发激烈战斗,由于沼泽地的限制,俄军骑兵没有发挥作用,联军暂时击退了俄军,到了夜晚,维特根斯坦开始部署炮兵部队轰击桥梁,联军的撤退瞬间开始慌乱,大家争先恐后乱作一天,一座桥梁倒塌,正在渡河的维克托部和辎重很多掉入水中,混乱中有13名联军将军伤亡。

29日,上午9点,维克托的部队过河以后,埃布尔将军接到命令烧毁桥梁,他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由于东岸哥萨克骑兵到达,他被迫点火,还在过河的士兵们慌乱起来,还在东岸的辎重后勤部队12000人、掉队的士兵伤员3000人最终被维特根斯坦的哥萨克骑兵淹没了。

7000多名士兵,2000多名军官、近卫军,统帅部等剩余的部队得以逃出生天,克劳塞维茨估计联军损失在21000人,物资损失难以估计,被俘者高达1万人。库图佐夫的报告表明联军损失29000人,未能在别列津纳河战役中全歼拿皇大军的责任被安到到了奇恰戈夫头上,库图佐夫抱怨,海军上将不会在陆地上打仗。

尽管拿皇的大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一些专家认为战争的结果有利于拿皇,因为他设法误导敌人,从而避免彻底全歼,大军过河三天后,能够作战的兵力仅剩余9000人。其中4000人是近卫军,大部分的军队不是战斗伤亡,而是因为补给不足,冻伤,受伤导致的非战斗减员,这些情况导致大军最终处于分崩离析的状态下。

11月29日,虽然联军兵力不足,但是依然还是勉强击退了俄军,11月30日,朱诺将军作为骑兵指挥官殿后掩护大军,被查普里兹追上,奋力作战,才突出重围,普拉托夫的哥萨克骑兵攻击普列谢尼齐村。

但是被联军击退,俄军与联军在普列谢尼齐村的战斗从未停止过,俄军第9和第18步兵师作战相当勇敢,得到了库图佐夫的赞扬,联军撤往莫洛杰奇诺时,查普里兹和普拉托夫的部队紧追不舍。

12月4日白天,维克多的军队在莫洛杰奇诺的郊外损失惨重,被俘500人,损失8门炮,进入城市后,维克多立即把桥梁烧毁,占据有利地形进行防守,希望能够掩护大军撤退。

以免被俄军全歼,当天夜晚,查普里兹的军队对联军发起了突袭,一度突破了联军侧翼防线,将联军的部队分割开来,并且占领了该城市。12月5日俄军的主力部队由叶尔莫洛夫率领前来增援,联军迅速撤退,24门炮被俄军缴获,2500人被俄军俘虏。拿皇离开大军后,缪拉元帅受命指挥军队,并下令将残部带回波兰。缪拉于12月9日抵达维尔纳。不幸的是,当地政府提前逃离,维尔纳满是无纪律的士兵,他们洗劫商店,房屋。

缪拉于12月10日离开维尔纳,哥萨克人随即进入了这座城市。內伊在离开前将无法带走的物资全部烧掉,12月14日,缪拉重新穿过涅曼河。

12月19日,他的部队抵达普鲁士城市柯尼斯堡。缪拉得知普鲁士人的背叛使他心灰意冷。他将自己的指挥权交给欧仁并逃往那不勒斯王国。施瓦岑贝格的奥地利大军退到加利西亚省,雷尼埃的萨克森军队退到格沃古夫,麦克唐纳部退到了丹泽。1813年1月,俄罗斯军队越过波兰的维斯瓦河

南线施瓦岑贝格的奥地利大军30000-34000人于南线人同样在南线作战,拿皇亲自指挥的中路大军在28人左右,一段时间后,圣西尔的第六军再次增援北线、中路大军进入莫斯科期时仅仅剩下了9人。一路杀向莫斯科的路上恶战不断,拿皇得到增援部队,但是损失也是巨大的。

1、联军先后渡过涅曼河的兵力在655000人左右,其中450000人属于中路大军,侧翼部队有68000人。1813年1月,生还93000人。其中370000人死亡,200000人先后被俘,俘虏生还者不足50%;马匹的损失为200000匹火炮的损失为1050门2、其他数据之二,拿破仑已经带着175000匹马进入俄罗斯,其中只有少数幸存下来。根据俄国方面的数据他们发现以及埋葬了123382匹马的尸体,第五胸甲骑兵团在1812年6月15日部署时间有958名士兵,1813年2月1日只有19人存活。

俄军的民兵以及被俘的法军、普鲁士军队士兵3、拿皇为入侵俄罗斯而组织的680500名士兵中,仅剩下93000人。大军遭受了最严重的伤亡,从45万人减少到25000人。施瓦岑贝格,雷尼埃,侧翼和后卫部队, 麦克唐纳和奥热罗共撤回了68000人。

但其中许多士兵并没有进入俄罗斯很远的地方,而施瓦岑贝格,雷尼埃和麦克唐纳的人并没有像中路军团那样与俄军主力交战。记录显示,有37万人法国和盟军士兵死于战斗或其他原因,而20万人被俘虏。在被俘的人中,近一半死亡。

4、入俄的1800门大炮,俄罗斯人缴获了929门,只有250门被带出。其余的丢失或扔进沼泽和湖泊,以避免被俄军缴获。

1.俄国军队因各种原因阵亡15万,另有25万人因冻伤和伤口感染等其他原因而致残。总死亡人数在30万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