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11日

我们从众多能够推动经济增长的关键领域中选出了30位明日之星。你现在可能还不知道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名字,但20年后,他们可能会以自己创造亿万财富的成功故事登上《福布斯》非洲版的封面。我们希望如此。眼下,让我们先来了解、讨论并确定最可能的人选是谁。

被提名人来自读者及福布斯非洲团队的推荐,最后由一个评审委员会做出决定。评审委员会的成员经过精心挑造,他们来自非洲各地。我们的记者沙波·沙巴拉拉(Tshepo Tshabalala)负责整个过程,他本人的年龄正好也在30岁以下。几个月的调查研究最终产生了一份150位青年俊杰的名单。

我们又用了数周时间进行核实及调查,将名单缩小。我们青睐拥有新颖理念的创业者,并考虑了他们企业的规模、地点、付出的努力及决心。之后,资深编辑们再对最终的30个人选进行讨论和论证。我们发现这份名单非常令人振奋,引人深思并具有前瞻性。我们希望你也会产生相同看法。

穆依卡在10岁时成为孤儿,他在学校里是名优等生,拒绝了哈佛大学的奖学金而选择创业。16岁时,他创立了Hypecentury Technologies公司,提供网站主机托管服务。两年后他以6位数将公司卖给了Wemps电信公司。穆依卡新创立的公司Zagace已经获得了当地投资者的融资,公司的云计算企业软件可以帮助企业管理库存、会计账目、薪资、营销和其他很多事务,所有这些工作都可以通过名为Zag的简单易用的应用来完成。

在非洲,要找到一位遭到过谋杀指控并被在一场车祸中头骨破裂还能生还的创业者并不容易。库内内就是那极少数的幸运儿之一。他在自己出生和长大的开普敦创立了网站建设公司Mind Trix Media,提供八个工作岗位,并实现了盈利。该公司与南非及远至意大利、越南、津巴布韦和安哥拉等地的一些大公司开展业务。

2009年12月一个周日的上午,在库内内创立公司后不久,他母亲位于卡雅利沙(Kayelitsha)的住宅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这差点断送了他的前程。“我打开门,进来两个穿西装的男人。我以为他们是教堂的,但实际上他们是侦探,他们说,有人在前一天晚上看到我杀了个人。我把他们带到我母亲的车库,向他们展示我前一晚印好图案的一大堆T恤,我说这是我昨晚干的事情。但他们逮捕了我,把我关进警察局的拘留室。”库内内说。这个刚刚处于起步阶段的创业者在古古莱图(Gugulethu)的牢房里呆了一周,之后警察找到了真凶并将他释放。

四年后,灾难再次降临到古古莱图,这次是在一条主路上。一辆汽车把库内内撞到对向马路。它撞裂了他的头骨,并撞碎了他的一条腿。他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一直用药物治疗。库内内活了下来并取得了成功,这对于创业者来说是励志的一课,如果你没丧命,也没身陷牢狱,你会变得更加强大。

Reelfruit创立于2012年3月,是一家正在快速发展的水果加工公司,专注于对本地特产优质水果进行包装、品牌宣传和加工。首批产品是一系列干果小吃和坚果。公司生产的产品目前在尼日利亚80多家店铺销售。ReelFruit是一个获得过奖项的品牌,曾在荷兰举办的国际商界女性竞赛(Women In Business Competition)以及在尼日利亚拉各斯举办的一个中小企业博览会(Creative Focus Africa)上赢得过大奖。

威廉姆斯努力将她的坚果业务向利润可观的航空市场拓展。她正在筹集资金,计划明年在拉各斯郊外建设一处工厂。“我希望能在五年内登上《福布斯》非洲版的封面。”她说。

找到理想的另一半绝非易事,但阿卡诺和他的合作伙伴奇内杜·昂亚索(Chinedu Onyeaso)创立的Founder2Be可降低这件事情的难度。这一创业者配对社区为非洲的企业主提供配对服务。和网上约会一样,寻找合适的创业搭档只需点击鼠标。这两个尼日利亚人并非是没有经验的创业者,两位联合创始人还创立了网站开发公司Entarado,为小企业提供网站和移动解决方案。

尼塔夫对他所在社区新生婴儿和孕妇的高死亡率感到忧心。在他20岁时,他开发了一款手机应用,以帮助解决这一问题。这款应用帮助十多岁的年轻母亲和医疗工作者计算预产期。它还收集信息并发送给社区中的女性。他的应用已被下载了500多次,并与本地生产的手机进行了整合。

它使1,200位孕妇和母亲受益,将15个乡村社区中孕妇的产前护理率提升了20%。尼塔夫还与200名医科学生合作,以减少喀麦隆的人才外流。他计划在2015年底让他的应用惠及50,000名孕妇和母亲,到2017年覆盖非洲大陆的500万人。

26岁的奥拉尼兰是尼日利亚游戏公司Gamsole的创始人兼CEO。奥拉尼兰于2012年创立了该公司,它获得了肯尼亚种子基金公司88mph的风险投资。该公司游戏的下载量现已达到了900万次。

钦岗佐的Twitter简介是这么写的:“我来了,将接管世界。”这或许挺贴切,他与合作伙伴贾布拉尼·姆波福(Jabulani Mpofu)和布勒森·穆科米(Blessing Mukome)共同创立的初创公司Neolab Technology曾获过奖项,公司致力于为新兴经济体提供先锋技术。

他们还与SaisaiWireless合作,这家无线网络公司提供公共区域WiFi热点的免费连接。钦岗佐将Neolab称为“初创企业工厂”,它与布拉瓦约的国家科技大学密切合作,学生们接受培训并分成不同的小组开展工作,将概念转化为可持续发展的初创公司。

钦岗佐创立公司时只有19岁,当时他已获得工料测量学士学位。“我一直对科技怀有热情,这是我的爱好,科技可以给社区带来巨大改变……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种模式,它基于一个重要的原则在非洲的大环境下运作:一个创业者必须能用最少的资源创造出价值,并把价值传递给最终用户。资本必须只用于对已经证实了潜力的产品进行扩大生产。这样,我们或多或少可以保证一个产品的成功,摒弃靠资金和资源堆积起来,表面上成功的那些吹嘘过度的产品。一旦钱烧完了,产品/初创公司也就失败了。我们的模式杜绝了这种不可持续的现象。我们的理念是‘节俭的创新’: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

钦岗佐现在正在寻找合作伙伴和投资,以推广该模式并扩展至非洲内部和周边的其他市场。“到2020年,我希望在非洲内部和周边地区帮助创建100家可持续发展的公司。这意味着每年至少要成立20家颠覆性的初创公司。我们今年已经与22家初创公司进行合作。”钦岗佐还是雅礼华盛顿研究员(YALIWashington Fellow),“是2014年度最年轻的一个”,他说。

鲁伯特在开普敦长大,从学校辍学后,他从14岁起就运营自己的网站开发公司。16岁时,他的朋友邀他一同创业。因此他成为了Web Afric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Web Africa是南非最大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之一,公司创立时没有资金,现在已发展成为一家年销售额1100万美元的企业。2014年,布莱恩特重新发布了Accommodation Direct网站,这家在线旅游公司专门提供短期住所租赁服务。他的梦想是乘坐帆船环游世界。

吉弗拉杰偶然结识了一位电子技术人员后,于17岁时在坎帕拉开始创业。两人产生了修理和制造电视机、收音机以及DVD播放机的想法。2005年,他们在坎帕拉创立了Royal Electronics公司。

不到10年后,Royal Electronics成为东非年营收达到1500万美元的六家公司之一。之后10年,吉弗拉杰计划涉足能够赚取外汇的经济作物——比如玉米和青椒——种植以及房地产领域。他还希望为乌干达的低收入者建造房屋。“这些是推动非洲经济发展的人,但他们经常觉得受到社会的排斥。”他说。

吉弗拉杰来自一个很显赫的家族。他的祖父梅拉利·吉弗拉杰(Merali Jivraj)曾是乌干达最富有的人之一,但在1972年伊迪·阿明(Idi Amin)驱逐在乌干达的亚洲人后,所有财产几乎化为乌有。

他表示,在他的成功中,运气所占的比重大大高于家族关系。如今事业有成的他开着一辆白色的保时捷911 Carrera S穿行于坎帕拉。“甚至连买这辆车都是靠的运气。我很幸运在迪拜看到了它,价格只有官方售价的四分之三,我怎能错过。”他说。

何时登上《福布斯》非洲版的封面,这一非洲千万富翁的领地?“可能在我50岁的时候。”他在坎帕拉接受采访时,说到这里吃吃笑道。

这位喀麦隆工程师是Cardiopad的投资者,Cardiopad是一款触屏医疗平板电脑,能对心脏的健康状况进行检查,例如在乡村地区做心电图(ECG),将结果以无线方式传送给专家进行诊断。该设备使非洲偏远地区的病人免去了长途跋涉到市中心进行身体检查的麻烦。赞是Himore Medical Equipments的创始人,这家公司拥有Cardiopad的各项权利。

依瑞巴奇扎运营着HeHe Labs,这家公司位于基加利,向政府机构和私营公司提供用来提高效率的移动技术解决方案。依瑞巴奇扎说,HeHe在卢旺达语中的意思是“哪里”,2010年她仍然在大学攻读计算机工程学位期间创立了这家研究和创新实验室。

“我一直都热爱物理和数学,这个领域对我很有吸引力。我妈妈是一个企业家,我爸爸是教师。我糅合了他俩的工作。”依瑞巴奇扎说。她在乌干达读的高中。HeHe在卢旺达拥有六家实验室。它还与超过100名卢旺达高中和大学学生合作。

该公司的GirlHub援助了超过13,000位十几岁的女孩。“我们现在正在完善我们的构想。这是一家由非洲人为非洲建立的公司,我们正在为非洲制订下一个规划。”依瑞巴奇扎说。HeHe年营收达到了200,000美元。“对于一家年轻的公司来说,这个成绩很不错,我们正对更多设想进行投资。”她表示。2012年,HeHe在Inspire Africa中赢得了50,000美元奖金,这是卢旺达的一档创业竞赛电视节目。

穆坦博称自己是创业者、营销专家和博学多闻的博客作者。他还是最近推出的网站的创始人,这是一个致力于非洲内部贸易的商务网络。Esaja为能够促进业务开展的解决方案和合作提供支持。“夸梅·恩克鲁玛(Kwame Nkrumah,加纳政治家,非洲独立运动领袖)曾说:‘并不是非洲孕育了我,是我孕育着非洲。’这句话定义了我的创业者身份。”他说。“我们非洲年轻人数量众多,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我们要让这头雄狮焕发活力,否则它将挥霍掉自己的未来。而贸易是关键。”

奥乌苏是加纳阿克拉的一名软件工程师,2012年11月,《福布斯》非洲版把他称为阿克拉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他运营的Oasis Websoft公司开发了Anansi网页浏览器——人们称赞它是非洲的第一款网页浏览器。“我认为软件可以解决非洲的很多问题。这片大陆上的问题多种多样,现有的海外软件并不适合非洲的情况。各种正版操作系统在我们的社会中得到广泛使用,我们需要花如此多的钱支付软件的许可费。我决定建立一家公司解决这一问题,并开发我们自己的软件。”奥乌苏说。

他最近进行的项目包括Anansipedia,这是一个教育平台,可让家庭条件较差的学生共享教育资源;Bisa,这是一款手机应用,为公众提供信息并让他们能够求医问诊。其它值得注意的项目还有:Dr Diabetes,这是一款网络应用,向非洲人教授有关糖尿病的知识。“我们希望几年后,能够将我们的业务扩展到非洲其它地区,并建立一个数字化中心,能让非洲人在这里了解更多颠覆性的技术,比如3D打印机、无人机等,并让他们知道如何对这些技术加以使用以改善我们的生活。”奥乌苏说。

福里是iFix的创始人,这家公司为所有苹果产品和三星智能手机提供维修和其它服务。公司有40名员工,每月为超过4,000名客户提供服务。iFix在约翰内斯堡、开普敦和德班设有分支。2006年,福里在斯泰伦博斯大学(University of Stellenbosch)自己的宿舍里创立了这家公司,帮助同事和朋友维修损坏和出现故障的iPod及电脑。满意而归的朋友把福里的公司推荐给别人,公司的业务从此蓬勃发展。

曼柯是VMK的创始人以及第一款非洲制造手机Elikia的创造者。他还是Way-C平板电脑的投资者,这是非洲版的iPad。曼柯的妈妈是学校教师,爸爸是一位石油工程师,他为非洲提供了价格亲民的智能设备,并使更多刚果人能够上网。在获得刚果政府提供的700,000美元资金前,曼柯不得不自己为项目筹资。银行拒绝帮助他,因为他太年轻了,而且还“有点疯狂”,他表示。

马里沙恩发明DryBath时还是个高中生,DryBath是一种啫喱状产品,无需用水就可洗澡。一年内,他通过自己的公司Headboy Industries推出了Drybath。此前他就曾在商界一试身手,推出过自己品牌的生物柴油和健康香烟以及一本有关安全问题的杂志。发明Drybath的灵感源于马里沙恩一个懒于洗澡的朋友。“为什么没人发明一种可以涂在身上而无需洗澡的东西呢?”这位朋友问道。生于林波波的马里沙恩在Entrepreneurs’ Organisation的投票中被选为全球最佳学生创业者。谷歌将他评为全球最聪明的年轻人之一。

赛姆布亚是凤凰可以从家族财富的灰烬中重生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赛姆布亚家族堪称坎帕拉的洛克菲勒,他们的商业帝国以Sembule Steel Mills公司为核心。上世纪90年代晚期,公司内部上演了权力争夺战,随之而来的多起诉讼以及债务使公司走向衰败。年轻的赛姆布亚有一段时间涉足出版行业,但他发现家族仍然拥有一处可可种植园,他接管了过来,并以它为核心,在一年前建立了一个巧克力生产公司。

“我总是会有一些疯狂的想法。”他说。这处种植园占地700英亩,雇用了100名工人,是非洲私人拥有的最大的可可种植园。它为一家生产块状巧克力、饮料及饼干等各种产品的工厂供应可可。新安装的机械设备将产量从每天80公斤提高到每小时60公斤。生产的巧克力出口至东非各国,而该地区的巧克力大部分从埃及、南非和欧洲进口。

沃尔德露菲尔是Feed Green Ethiopia Exports公司的创始人,这家公司位于亚的斯亚贝巴,生产并出口市场上受欢迎的埃塞俄比亚混合香料,例如Shiro、Mitmita、Korarima和Berbere。他曾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工作了近四年,注意到很多出外旅行的埃塞俄比亚人会带着大包小包的埃塞俄比亚香料。

沃尔德露菲尔于2012年创立公司,向美国和欧洲出口香料及干货,随着需求增长,产品也出口至非洲大陆的新市场。他最近出口的产品是埃塞俄比亚咖啡,沃尔德露菲尔希望公司10年内能成为非洲最大的食品公司之一。公司员工大部分是单亲妈妈、年轻男性以及来自贫困家庭的女性。

这位亚裔肯尼亚人是Kronex Chemicals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为肯尼亚的低收入阶层生产平价洗洁精和多用途清洁剂。他创立公司的初衷是为了提高该国不断恶化的卫生水平。2013年1月,Kronex在蒙巴萨路旁建起了一家生产厂,当年6月投入运营。他还生产液体皂并扭转人们把它视为奢侈品的印象,以此与规模更大的公司展开竞争。

姆瓦莱创立了雨水过滤和装瓶公司SkyDrop Enterprises,在肯尼亚生产低成本纯净饮用水、牛奶和其它乳制品。2012年,姆瓦莱将SkyDrop 60%的股份做价50万美元卖给了一家以色列公司。下一步:教育。去年,姆瓦莱创立了教育社交网络站点Gigavia。在从高中辍学五年后,姆瓦莱周游了世界,与多位总统有过接触。他创立第一家公司的想法受到了孩提时代发生的两件事的启发。

14岁时,他因喝了村子(位于肯尼亚西部城镇基塔莱外)里很脏的水而患上了痢疾(肠道感染)。读书期间,学校组织学生们参观了可口可乐的装瓶厂,他看到这家公司是如何生产瓶装水的。“我知道如果有什么生意是我能很容易开展的,那肯定是饮用水。”姆瓦莱回忆道。因此,16岁时,他创立了SkyDrop Enterprises,这是一家低成本净化饮用水生产商和装瓶公司。他将水煮沸,装入聚乙烯袋中,然后出售给基塔莱的卡车司机。

赤勒胡创立的这家国际组织专注于对有益于社会和环境的初创公司进行投资,这一资产类别被称为社会效应投资(Impact Investing)。Africa Impact公司的服务包括数据和研究、新闻、咨询服务以及初创企业孵化。Africa Impact集团的客户包括社会效应投资者、私募股权公司、家族理财办公室、领先的非洲公司、政府机构及非营利组织。

齐莱姆巴通过Tiwale公司减少了马拉维女性面临的种种困难情况。在她17岁时,她创立了这家营利性社会企业。Tiwale培训女性进行创业或为她们寻找适合她们技能的工作。这家公司还有一个计划。Tiwale的设计项目培训女性传统面料印染技能。项目产生的一部分营收用于资助该企业的其它计划,这些计划为女性提供自食其力的机会,其中包括一个学习拨款计划,涵盖学费、交通费、学校用品并提供小额补贴。

2008年,基萨卡和他的朋友建立了一个在线教育平台Blu-Uni(之后更名为Funda),为大学生提供一个更便宜获得教材的途径。在回到他父亲成长的米亚姆巴尼村后,他跟几个合作伙伴创立了这家公司。离开了10年后回到家乡,21岁的基萨卡对当地社区毫无发展感动痛心。创立Funda是为了给年轻的非洲人提供各种资源,他们中说不定会诞生未来的总统、CEO和企业家。基萨卡表示,这些人将给非洲带来改变。

这位年轻的创业者12岁时在约翰内斯堡的精英学校St Stithians读书,他第一次尝试的生意是向操场上的同学售卖采用学校标志颜色的腕带。第二次创业发生在上开普敦大学期间。赫恩勒喜欢喝葡萄酒,在寻找供货时,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驾车穿越西开普省进行大量采购,然后零售给他的大学同学。离开大学后,赫恩勒创立了Rethink Education,以高中市场为重心,目的是让当前的技术在学校教育体系中得到更好的使用。

“我们看到了市场上存在的空白,你发现人们每年缴纳10万兰特的学费,而他们仍然为分数上不去而苦恼。”他说。Rethink的平台通过聊天风格的界面,教授学员学习高中数学和理科课程,有手机版和网页版。迄今为止,Rethink Education已向超过50万名南非人提供了数学和理科课程的教学内容,并进入了尼日利亚、加纳和津巴布韦市场。

奥勒昆林是Flying Doctors尼日利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总经理,这家空中救护服务公司的总部设在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奥勒昆林的公司是西非第一家空中救护服务公司,提供急救直升机、救护飞机和紧急运送就医服务。“悲剧使我走上了创业道路。”她说。

“我认为如果当时尼日利亚存在这类服务的话,或许我姐姐就不会死了。她死的时候只有12岁。”奥勒昆林生于伦敦,后被东英格兰洛斯托夫特的一个工薪阶层家庭收养,她在约克大学读医科专业,于21岁获得医师资格,是英国有史以来获得医师资格最年轻的人士之一。她是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2013年度的New Voices研究员,被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提名为2013年全球青年领袖。

在乌干达,当家庭经济紧张难以负担孩子读书的费用时,女孩往往被迫辍学留在家里,而让男孩完成学业。阿依沃斯的父亲去世后,她家就无力供她上学了。因此她创立了一个公司,让其他女孩能够在学校读书。Girl Power Microlending Organisation(Gipomo)是一家发放贷款的公司,母亲们可以获得贷款做一些小买卖,反过来她们必须保证让她们的女儿上学。该计划使阿依沃斯在2013年获得了颁发给非洲年轻企业家的Anzisha奖。她将奖金又投入到她的公司中。

代勒是Golden Palm Investments的联合创始人,这家控股公司对非洲各地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这份名单上的一部分创业者从他的投资中获益。Golden Palm Investments以房地产、医疗保健、农业和科技行业为重心,代勒在学校读书时就展现出了创业的潜质。

他把作业卖给同学,用赚来的钱前往美国,他在那里获得了奖学金。他还与别人共同创立了cleanacwa,这家非营利性机构在加纳的不发达地区提供清洁用水。代勒之前曾在高盛、摩根士丹利和Valiant Capital Partners公司工作,目前在哈佛大学攻读MBA学位。

赫斯曼有望参加2016年奥运会的游泳比赛,他还通过Elegance集团运营着一家航空公司,该集团的业务包括Elegance Air、体育咨询和航空咨询。他出生于加纳首都阿克拉,在德国长大,但在南非定居,Elegance集团在这里蓬勃发展并在航空业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它对包机提供“小时套餐出行方案”,公司可批量购买25-50个小时,在需要时使用。

卡多苏是在线出租车叫车应用Easy Taxi尼日利亚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由Rocket Internet投资。虽仍隶属于Easy Taxi,但他正着手开展新项目。在卡多苏的管理下,Easy Taxi成为拉各斯和阿布贾最多人使用的出租车叫车应用之一。今年对卡多苏而言是让他心碎的一年,他的母亲斯特拉·阿梅约·阿达代沃(Stella Ameyo Adadevoh)死于埃博拉。阿达代沃是尼日利亚帮助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医生之一。

马胡古是在线平台Soko的创始人之一,全球各地的购物者可在这个平台上直接购买来自肯尼亚工匠手工制作的各种配饰。马胡古在内罗毕出生和长大,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科学。“我小时候经常修理东西和小型装置。很早以前,我就对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着迷。家人支持我姐姐学习土木工程,我学习计算机科学。虽然这都是男性主宰的领域,但我父母积极的态度给了我们一个有利的成长环境,我们被鼓励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

“如今,不管你在世界哪个地方,如果你希望建立一家创新的科技公司,移动必须是你所做工作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手机已得到广泛使用,M-Pesa这样的服务使肯尼亚成为全球创新商业模式的中心,这种模式充分利用移动设备,以跨越基础设施方面的众多障碍对工业化世界构成的挑战,从支付解决方案到减少贫困等等。”马胡古说。

2010年,马胡古在斯坦福大学学习设计解放技术,并参与了各种开发项目,包括斯坦福的诺基亚非洲研究中心,该中心为非正式团体打造手机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