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8日

在巴黎蔚蓝海岸上私人别墅的凸窗后面,富豪们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财富。豪宅、私人飞机、游艇、跑车,是他们的标配。

法国社会学家艾莉丝·德尔皮埃尔花了数十年时间,采访上百位家政人员和雇主,甚至自己应聘为保姆、助理厨师去体验。

55岁的马吕斯已经做了20年管家,几乎每天都要解决突然冒出来的棘手难题。

有一次,雇主想去小甜甜布兰妮的演唱会,在距离演唱会开始一小时前,才让他想办法。

这种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马吕斯来说,就是叹口气之后,立刻要打起精神发动所有人脉去攻坚的工作日常。

雇主们过惯了随心所欲的生活,花多少钱不是事儿,关键是要花得“爽”,最好能享受到定制服务。

这就要求家政人员有很强的应变能力和强大的人脉,才能在解决问题时游刃有余。

除了能力和人脉,服务人员还要有足够高的情商,对服务对象和其家人的习惯了如指掌,这样才能对症下药,赢得认可。

一次,她给赛马会的几位成员发送了相同的电子邮件,结果得罪了好几个人。她后来才明白,发消息一定要写清楚他们的专属头衔,这样他们才会乐意打开。

不断提高的专业度、足够的细心和应付高强度工作的体力,也是服务人员必须具备的品质。

有时,为了筹备一个大型派对,工作人员前后几个月不能休,甚至要连续工作二三十个小时。

其中,厨师团队的工作更是重中之重。他们的表现是否出彩,决定了雇主是否在朋友间更有面子。

一场宴会动辄要准备三四十道正菜,还有小吃、糖果、冰激凌,和不间断的“Toastie”。

主厨更需要发挥超高品味和创意,找来各种偏门食材,讲出特殊的新鲜故事,才能赢得赞赏。

尽管准备这些食材费时费力,性价比极低,但派对主人就是愿意为小众而独特的体验买单。

有个家政人员勤勤恳恳工作了5年,因为不小心打碎了水晶玻璃,一夜之间被解雇。还有人因为把鸡蛋煮过头,失去了工作。

法国富豪和其家政人员的关系,微妙而复杂,艾莉丝·德尔皮埃尔形容这是“一种依恋和排斥的混合体”。

在法国,为富人服务的家政人员薪资水平是不错的,一般有每月2000-3000欧元(14000-22000元人民币),资深者甚至在8000欧元以上(59000元人民币)。

要知道,法国普通人的平均工资是2500欧元(18000元人民币)左右。而且从经合组织的数据来看,这个数字还在逐年下降。

再加上和上流人士共处,能增长见识、提升人脉,更是无形中给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增添了筹码。

为了适应工作,她花了大量时间恶补奢侈品知识。可即便如此,当她走进4层豪宅的大厅时,还是大吃一惊。

在大厅里,有一只3米高的金属粉红色海豚。雇主告诉她,这是他们的艺术家朋友杰夫·昆斯的作品。他可是被称为“在世最贵艺术家”的男人。

当艾莉丝·德尔皮埃尔穿过长长的走廊,每隔10cm,就会看到价值无法估量的当代艺术画作和小雕像。从窗边望出去,埃菲尔铁塔近在眼前。

在雇主女儿的一间卧室,她在桌上找到了5个不同的iPhone手机。光是这间卧室,就和她的公寓一样大。

置身于这位雇主家中,艾莉丝·德尔皮埃尔常常误以为自己在卢浮宫,到处都是大艺术家的原画。

他们会担心“富不过三代”,还害怕出门被绑架,时刻带着保镖。和人相处时,总会琢磨“这个人是不是图我的钱”。甚至有富豪家女主人觉得自己是“工头”,因为监督家政人员干活而感到疲惫。

《福布斯》杂志做过一项调研,显示身价过亿的富豪和他们的家人,患抑郁症的概率比普通人高80%。

采访时,艾莉丝·德尔皮埃尔经常听到家政人员用很亲密的口吻评价雇主,“他很敏感”、“他今天心情不好”。

可有些雇主却很介意家政人员逾界,不时敲打他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比如他们通常不会叫家政人员的本名,而是取个新的名字,降低对方的身份感。

双方就这样一边互相依赖,又一边互相吐槽,亲近和距离、信任和不信任,在他们的生活里共同交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