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8日

2002年的一场智利甲级联赛,主裁判卡马萨先将球员卡拉斯踢倒在地,然后以假摔为名将其红牌罚下。智利足协本拟对卡马诺终身禁赛,后来裁判工会干预,改为只停哨一年,并去精神病医院做定期治疗才解禁。卡马萨在和女友保拉·米兰达分手之后做出更荒唐的行为,他当时执法的一场比赛,其中一方正是情敌安杰罗·洛佩斯所效力的比亚尔队。卡马萨开场前直接告诉洛佩斯,他会让比亚尔赢不了。果然输球的比亚尔向足协裁判委员会递交一份申诉,指控卡马萨因为情感纠纷而故意陷害该队,裁判委员会主任伊佩拉托尔接到申诉后苦笑道:这是他在这行干了30年

举枪扫射的动作是许多射手爱用的庆祝方式,卡瓦尼因为这个动作吃到红牌,实在太冤。

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正酝酿在红黄牌规则外增设白牌(处罚如顶撞裁判等非竞技因素犯规的球员离场10分钟),以维护裁判的绝对权威。但是,绿茵场上的黑衣法官,每年总有那么几天,要让人怀疑他们明察秋毫的水准。

仅以红牌为例。上赛季,就有英超裁判马里纳傻傻分不清张伯伦和吉布斯的笑料,重演当年西村雄一错认郜林为李玮峰的尴尬;2010年世界杯,凯塔碰瓷卡卡,让巴西帅哥无辜两黄变红,主裁判也没能看相。以上几例好歹还是眼神不好,最近的裁判事件则有点走火入魔。在法甲,卡瓦尼因为一次庆祝动作无辜被罚出场;而在洪都拉斯联赛,一位门将则因为摸了对手而被出示红牌。

卡瓦尼在对阵朗斯的比赛中打破进球荒之后,兴奋地跪地做举枪瞄准状庆祝。主裁判拉威尔认为他的枪口对准了朗斯球迷方阵,有挑衅的意味,于是出示红牌将其罚下。举枪瞄准本是卡瓦尼在法甲常用的庆祝方式,类似动作以前也被巴蒂斯图塔和罗比·基恩等球员当做固定庆祝方式。其实,在这张红牌的前后5分钟内,拉威尔还罚下了另外两名球员,根本停不下来。

认定球员挑衅对手是主裁判严厉出牌的理由之一,有正确时,也有啼笑皆非时。2005年世少赛,中国队击败东道主秘鲁,门将王大雷在终场哨响之后抱起皮球,走到中场将球交还给主裁判,却得到一张红牌作为回馈,理由是王大雷抱着球在秘鲁球迷面前庆祝过久,有挑衅嫌疑;2002年利物浦在海布里球场挑战阿森纳,枪手球迷不停侮辱红军后卫卡拉格,还向他投掷硬币,愤怒的卡拉格捡起硬币扔回看台,结果主裁判莱利飞奔半场前来给他出示红牌。

巴西球员图里奥曾在一场巴西联赛带球突破对方后卫和门将之后,将球停在门线上,然后用脚后跟将球颠起后磕进门内,当值主裁判也看不下去这个侮辱性动作,直接将他红牌罚出。同样的事情发生在2006年的多哈亚运会男足1/4决赛,伊朗球员博哈尼用相似的方式侮辱了中国队,但他没有得到红牌惩罚。

都 说老虎的摸不得,没想到在球场上也会发生对手的摸不得的故事。在最近一场洪都拉斯联赛,马拉松队门将莫拉雷斯出击摘下任意球之后,友好地拍了拍对方球员的,却被主裁判认为是“耍流氓”而吃到红牌。看到这一幕,当年在欧冠将拉姆压倒在身下、起身后还对拜仁队长的摸得更充分的哲科,应该庆幸自己没有遇到这位主裁判;曾经被“球场恶汉”维尼·琼斯一把抓住蛋蛋的加斯科因,怕是更忧伤。

德国著名女裁判施泰因豪斯2010年吹罚柏林赫塔和亚琛的比赛时,赫塔球员迈尔当众摸了施泰因豪斯的胸部,然后才反应过来主裁判不是平时的男人,赶忙道歉。而施泰因豪斯也是低头看了胸部半天才反应过来,但她的胸怀比那位洪都拉斯裁判宽广多了,并没有亮牌。

别跟主裁判说线年意乙,虎落平阳的尤文图斯客场挑战里米尼,内德维德第41分钟在禁区被对手凶狠铲倒,裁判没有表示。尤文后卫巴尔扎雷蒂在半场结束后,在走向更衣室的途中试图和主裁判讨论一下这个判罚,结果裁判冷冷地说:“闭嘴,我什么也不想听!”这还没完,裁判在下半场鸣哨开球前,先掏出一张红牌把巴尔扎雷蒂罚下。

裁判之间的业务讨论也会发生问题。2006-07赛季一场西丁联赛,主裁判阿尔卡尔德和边裁蒙特罗在中场休息时就一个似是而非的进球激烈争论,后者发怒骂骂咧咧,阿尔卡尔德直接出示红牌将边裁罚下,并严格遵守罚下的人不能再替补的规则,仅由一名边裁完成下半场执法。

1995年,效力格拉斯哥流浪者的加斯科因在一场苏超比赛中捡起主裁判不慎掉在地上的黄牌,并向裁判出示了一下,结果被不懂幽默的裁判出示当场比赛的第二张黄牌罚下。上赛季德甲,不来梅球员阿诺托维奇在被主裁判黄牌警告之后,趁着裁判转身时做了一个将球踢向裁判的假动作,不过眼观六路的裁判马上转身向他出示红牌。2009年一场英格兰地区联赛,一名球迷带了一只会模仿吹哨声的鹦鹉到场观战,由于比赛频频被调皮捣蛋的鹦鹉打断,主裁判跑向看台,向鹦鹉和他的主人出示红牌,罚出球场。

2002年的一场智利甲级联赛,主裁判卡马萨先将球员卡拉斯踢倒在地,然后以假摔为名将其红牌罚下。智利足协本拟对卡马诺终身禁赛,后来裁判工会干预,改为只停哨一年,并去精神病医院做定期治疗才解禁。卡马萨在和女友保拉·米兰达分手之后做出更荒唐的行为,他当时执法的一场比赛,其中一方正是情敌安杰罗·洛佩斯所效力的比亚尔队。卡马萨开场前直接告诉洛佩斯,他会让比亚尔赢不了。果然输球的比亚尔向足协裁判委员会递交一份申诉,指控卡马萨因为情感纠纷而故意陷害该队,裁判委员会主任伊佩拉托尔接到申诉后苦笑道:这是他在这行干了30年首次接手如此案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