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5日

“帕提亚人其实完全掌握克拉苏的行踪,但是,他们给克拉苏的感觉是:糊里糊涂,不明敌情。”麦哈迪说。

克拉苏跨过帕提亚的边境线,帕提亚国王奥罗德斯二世就得知了情报。他故意撤退边境一带的防御骑兵,给克拉苏错觉。于是,克拉苏没怎么费周折就渡过了幼发拉底河。

城镇要驻军,会分散克拉苏的军力。奥罗德斯二世本来打算等克拉苏主力退走之后,吃掉罗马在他的城镇的驻军,但是后来他改变了主意,他想拖住克拉苏,到了条件完全成熟,把克拉苏的罗马军队全部吃掉。

有军事情报说,克拉苏带军队返回叙利亚过冬,忘乎所以,纪律弛懈,士兵们不进行军事操练,全军上下一派凯旋的做派,倒是他的儿子小克拉苏从恺撒那里带来的一千高卢骑兵骁勇善战。

奥罗德斯二世说:“攻取了我们几座小城镇,就狂妄如此,好像必然会击败帕提亚帝国一般,太可笑了,正中我们的计策。”

罗马帝国曾经占领了邻国亚美尼亚和卡帕多西亚,因此罗马人断定帕提亚人会和亚美尼亚人、卡帕多西亚人一样,早晚要匍匐在罗马人的脚前,他不知道,他遇上刺儿头了。

麦哈迪说:“克拉苏放松了军事警惕,美索不达米亚的气候回暖之后,适宜马匹奔驰了,走出冬季的帕提亚人也已经休养过来,他们的反击开始了。”

亚美尼亚国王阿尔塔瓦兹德二世曾经给克拉苏建议,让克拉苏率部队走山路,他送给克拉苏六千骑兵,而且还愿意提供后续支持的兵力,但是克拉苏只接受军事支持,没有接受绕道行军的建议,他要快速挺进,直接进攻帕提亚帝国的冬都泰西封。

克拉苏的罗马军团行动了。帕提亚的侦察骑兵发现他们行进在荒漠中,不时地把他们的位置汇报给奥罗德斯二世。

亚美尼亚被罗马占领过,是亲罗马的。亚美尼亚阿尔塔瓦兹德二世驰援克拉苏的事情,奥罗德斯二世也获知了,若亚美尼亚继续支持罗马,对帕提亚就太不利了,亚美尼亚军队善骑善射,终究是帕提亚的真正的威胁。他决定亲率大军北上收拾亚美尼亚,让年轻的军事统帅苏莱那斯在帕提亚当地拖住克拉苏,拖到对手筋疲力尽,他也将从亚美尼亚回军,干掉克拉苏。

苏莱那斯出身于七大家族之一的苏伦家族,受过良好的军事教育,时年三十岁,已经是帕提亚最杰出的军事将领,曾在奥罗德斯二世争夺王位的战争中立过大功。

关键的是,苏莱那斯仔细研究过罗马军队的战术,有针对性地训练了他的骑兵,使他们知道在与罗马交战的时候,何时进,何时退,何时集结,以及何时分散。

奥罗德斯二世率军走后,苏莱那斯决定以自己手中的精锐骑兵直接和克拉苏的主力决战。

苏莱那斯派了个草原部落的酋长佯装去向克拉苏投降,蒙混了克拉苏,他的罗马话说得很好,因为他曾经在罗马生活过。

草原酋长获得了克拉苏的信任。克拉苏采纳了酋长的建议,并让酋长当向导,领着罗马军队还有阿尔塔瓦兹德二世送来的六千亚美尼亚骑兵,毫无顾忌地进入沙漠,同帕提亚军队作战。

帕提亚的军队,一旦遭遇克拉苏的主力,便会战败,然后逃逸。帕提亚的军队连连败退,不堪一击,老克拉苏挥动大军,紧追不舍,咬住不放。远征军团长驱直进,如入无人之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