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4日

因为篇幅有限,回去以后我被其他编辑一顿胖揍(没错,我们内部就是如此和谐),但仍然因为写文章被大家说不够看而超级开心。

他们有的早已闻名国内,有的也可能是初次听说,不过这都不影响他们如今在业界稳如磐石的地位。设计师的才华犹如酒店里一道流动盛宴,抛开作品本身,他们的过往经历也是传奇本身。

高产的隈研吾设计师作品几乎集中在东亚地区,对于混迹酒店圈的我们并不陌生,对于酒店来说如果在宣传方面有【隈研吾设计】加持,也是很大亮点。

出生于1954年神奈川县的隈研吾,有着喜欢参观各地建筑的父亲和钟情于侍弄花草的祖父。而他本人对于成为建筑设计师的萌生,则始于少年时代经历的一场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

那一年隈研吾10岁,建筑师丹下健三 Kenzo Tange 为东奥会设计了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以悬索构造呈交错新月状的独特造型启迪了少年隈研吾的审美观。

因缘际会下,隈研吾为原本预备在2020年开幕的东京奥运会设计了新国立竞技场,距离丹下健三的体育馆仅不到2km。

在东京青山创立隈研吾建筑师事务所后,开始了他充满争议却又赞誉无数的设计生涯。实际上,一些杂志媒体常常评论这位天才设计师的脾性与众不同——从不随大流,常常在SAY NO。

而他接到的M2大厦项目,就让自己几乎被雪藏了12年之久。M2大厦的出世在当时迅速成为了报道的头条,然而其大胆的造型,却让正处于泡沫经济下的日本业界视为浮夸的后现代主义西方建筑,于是其后他再没能接到任何一个大型建筑工程。

不过回顾那段时光,离开东京的隈研吾一边接些小案子,一边四处游历,逐渐有了“负建筑”(为建筑做减法)的温情思维模式。

在隈研吾后来的设计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父辈的影响让他认为建筑与自然之间应该持有紧密的联系,所以竹子、玻璃、木材这样的元素被广而应用其中。

归来后,隈研吾的建筑风格除了更具东方美学外,空间流动性更强,也更加融于自然,站在同样是隈研吾所设计的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里,我如是觉得。

小径郁郁葱葱,竹林环掩,其间水流潺潺,为了遵循将自然环境与人文和谐联结的设计愿景,隈研吾在设计酒店时下了很多功夫——

运用玻璃让自然光写意地倾洒,以玲珑水晶仿雨滴坠下,青石光影与柔和橡木营造出安宁的氛围感······都市绿洲恰如其分。

“希望大家用行走的眼光来看建筑,而不是用肉眼。不要从上到下俯视建筑,因为人类是不停在大地上走动的生物。

某个建筑会不会让人产生安心感,人会不会希望被它保护,这些超越了视觉美丑、更具生物性的必然性才是决定建筑的要素。”

私心说,由于对中式风格的过分喜欢,嘉雅·伊布拉辛是我犹为尊敬的设计师。无法想象原本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他,是如何能在中国东方古典的造诣上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之感。

1948年出生的嘉雅是真正的望族之后,父亲是外交官,母亲是爪哇公主,很小的时候,嘉雅就有了随家人游览不同文化国度的经历,所以我们如今看到嘉雅为数不多的个人相集里,儒雅绅士是第一关键词。

同隈研吾不一样的是,嘉雅一开始在英国主要研习的专业其实是经济学和会计学,不过与艺术设计接轨的理愿却始终未变。最后他转投设计,并在1990年返回印尼后与人创办了设计服务公司。

步入他的成品空间,你不得不惊叹的是,他对于古代底蕴的处理上很有一套。没有沉重的压抑感,也没有轻浮的堆砌,所有的历史文化元素被细腻的手法汇于一处,既考虑了和周围环境的契合度,又为久居樊笼的城市人荡涤心灵。

偷得浮生半日闲,这便是我进入北京颐和安缦酒店最初的感受。如同前面所说,这位最懂中国风的印尼人,之所以连连让安缦青眼有加,确有其因。

在保留百年中式四合院的基础上,颐和安缦营造出一副“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意境。

青瓦庭院重重掩映,足下可见故宫金砖,国槐、西府海棠与荷花池、木屏风与南官帽椅、彩绘廊柱与明清陈设······有现代的简约先进,也有贯穿的中式意蕴,是京城内的隐世一隅。

遗憾的是,嘉雅在印尼的家中因不慎摔倒身故,享年67岁。而生前,他刚刚为上海大剧院与上海芭蕾舞团联合制作的《长恨歌》交付舞美设计手稿,亦成人间绝唱。

杭州法云安缦酒店上海璞丽酒店(家具设计)绍兴兰亭安麓酒店新加坡嘉佩乐酒店迈阿密The Setai酒店巴厘岛雷吉安度假村越南The Nam Hai度假村

“L”型沙发之父宝格丽酒店御用设计大师英国皇家工艺与商业协会颁发「皇家工业设计师」

1950年出生的安东尼奥比起前两位,更是斜杠设计师,因为他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L“型沙发之父。这是怎么回事呢?听我细细说来。

安东尼奥是米兰人,从米兰理工大学的建筑学系顺利毕业之后,22岁的他便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

其实在进入大学之前,这位家具工匠之子就已经是自家工厂的常客,也多次尝试设计画图。

成立工作室之后,更与如B&B Italia、Flexform、Maxalto等国际知名家具厂进行了合作,作品也曾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永久收藏。

安东尼奥的设计天分就体现在他能想人所想,也能想人所不能想,善于发现和解决生活问题的他,当发现电视普及进千家万户后,开始思量如何惬意躺下观影,于是第一张“L”型沙发由此诞生。

而在创作空间上安东尼奥则更加善于内敛中见优雅品味,意大利血统的他还拥有许多大胆而革新的理念,这一点与宝格丽品牌标新立异的格调很是契合。

在跨界进入酒店业后,宝格丽就启用了这位业界风闻优良的设计师进行室内装造,除了国外,在中国的两家宝格丽——北京宝格丽酒店和上海宝格丽酒店,皆出自安东尼奥之手。

八角芒星图腾(源自米开朗基罗古罗马卡比多里奥广场的星星元素)、万神殿地砖、椭圆形吧台(源自宝格丽罗马旗舰店旁的破船喷泉)等诸多元素,传递着宝格丽酒店精心雕琢的生活品质。

安东尼奥从宝格丽的珠宝缔造工艺中撷取灵感,在设计上既保有意式风派,又融于城市地标,中西之间,美更深邃。

米兰宝格丽酒店伦敦宝格丽酒店圣彼得堡W Hotel莫斯科巴维克哈水疗酒店博德鲁姆文华东方酒店迈阿密ARTE豪华公寓······

“家是最为宝贵的财富,是我们展望未来的根基,我们无法离开对历史的回顾去想象未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