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3日

不同于以往常见,今年的男子20公里将是最后一个竞走项目,压轴上演。当前的男子20公里竞走是历史上平均水平最高的时期,却没有统治级的明星。20公里竞走最近20年有33次走进1小时18分,其中13次出现在2017年之后。其实各方面条件均衡,最有可能成为这个时代领袖的哥伦比亚运动员——上届冠军埃德·阿雷瓦洛(Eider Arevalo),非常不幸在这次赛前不久,因为骑车摔断了骨头,无缘参赛,令人惋惜。哥伦比亚是竞走强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最近五届世锦赛的男子20公里上,哥伦比亚占有两块金牌。 即便如此,来自31个国家的57名运动员还是会如约在10月4号(当地)的夜里去争夺两年一次的世界桂冠,也一定会诞生新的英雄。如果实在没有办法选出最强的选手,那就来先关注进步最大的一位。帕修斯·卡尔斯特罗姆(Perseus Karlstrom)来自竞走世界很少被提起的瑞典,也正因为远离竞走主流世界,今年以前,卡尔斯特罗姆都没有太引人关注。 28岁的卡尔斯特罗姆是一位混血运动员,出身于竞走家庭,父亲恩里克·维拉(Enrique Vera)本是墨西哥人,前50公里竞走的世锦赛亚军,母亲是赢得过81年世界杯冠军的瑞典人西夫·古斯塔夫森(Siv Gustafsson),哥哥是同为瑞典国家队的选手阿托·伊巴涅斯(Ato Ibáez)。 卡尔斯特罗姆高大帅气,非常的积极阳光,虽然瑞典本国的竞走氛围不浓厚,但他和很多国际选手成为朋友,乐于学习与交流。 连续四个冬天,卡尔斯特罗姆都会去澳大利亚训练,并在年初参加澳洲的比赛。 今年的冬训期间,卡尔斯就表现出了明显高于以往的竞技状态,1月在堪培拉的10000米比赛38分53秒,2月份阿德莱德的20公里比赛1小时20分5秒,3月墨尔本的5000米比赛18分33秒。密集的比赛加上稳定的发挥显示出他今年有了整体提高,果然先是在5月19日的竞走欧洲杯上以1小时19分54秒拿下20公里冠军,又在20天后的西班牙拉科鲁尼亚创造1小时18分07秒的国家纪录。 距离上一场比赛100天有余,不知道这位卡尔斯特罗姆还能否延续今年的火热状态。最近十年,国际男子竞走最大的话题除了俄罗斯的丑闻莫过于日本崛起。上文提到在最近3年那。 1996年出生的山西利和是日本20公里男队头号人物,2013年在世界少年田径锦标赛上的夺冠就已经崭露头角,此后几年,他的成绩缓慢但稳步的提高,因为在训练的同时,这位带着近视眼镜的竞走冠军还在京都大学主修物理工程学的课程。2018年毕业进入爱知制钢集团,最好成绩从2017年的1小时19分03秒迅速提高到1小时17分41秒。到了今年,更是在3月的亚锦赛上以1小时17分15秒再次大幅度提高个人最佳,同时也是世界历史第四的好成绩。 6月8日西班牙拉科鲁尼亚挑战赛上,山西利和在这个高手云集的赛场一举夺魁(参见),并创造了日本选手在海外的最好成绩。对于山西来说,够快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还不够强。强,就是取胜的能力。参加了去年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和亚运会的山西利和,分别拿到了第四名和亚军,重大比赛里调整心态,分析局面,扬长避短以及把握机会等等能力才是一个顶尖运动员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取胜秘诀。仍在东洋大学经济系就读的池田向希更加年轻,21岁的他今年7月还在那不勒斯赢下了世界大会的冠军。池田向希的成绩也非常出众,今年2月和3月分别走出了1小时18分01秒和1小时17分25秒的佳绩。而在去年获得太仓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冠军的时刻是他迄今最光辉的成就。 以往来说,日本运动员比较怕热是公认的,没有把池田列为头号种子也是因为在大运会上1小时22分49秒的表现还不足以在世锦赛的舞台上称王。根据气象记录,大运会当天的气温在27-28度左右,而湿度还不到60%。同样时间成绩出众,但更加不善于在大赛中发挥的还有高桥英辉,早在2015年初就创造1小时18分03秒的优异成绩,但是在当年的北京世锦赛仅获第47名,第二年里约奥运会第42名,第三年伦敦世锦赛第14名,第四年太仓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第18名。与高桥英辉有6次走进1小时19分的纪录形成巨大反差(这6次全都在神户创造),这样的大赛成绩只能说惨不忍睹。所以说,高桥英辉的例子对于很多赛事的选拔办法来说也是一个典型的参考案例,如此极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运动员,需要更多能够证明海外参赛能力的表现才能入围。作为运动员,创造国家纪录是一个很不容易达到的成就,而在世界竞走最主流的国家之一意大利,这样的成就更难实现。但是 马西莫·斯塔诺(Massimo Stano) 做到了。 斯塔诺所取得的进步是跨越式的,仅去年,他的20公里最好成绩还只有1小时20分51秒,在这个行业里一点都不起眼。但在太仓的比赛让人印象深刻,15公里处王凯华和三位日本选手缠斗在一起,而斯塔诺并没有加入厮杀,选择在20米之外冷静观察,最终熬掉两位日本对手,赢下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的铜牌,显示了他良好的把握战机的能力。 今年的提高在4月已有预兆,在一场10000米的比赛中,38分28秒的完赛成绩一下把这个距离上的个人最佳提高了快50秒,接着到6月8日的拉科鲁尼亚,在日本选手铃木雄介与山西利和领走大部分段落的情况下,最后一公里飙出3分44秒的高速反超铃木雄介,在这场足以载入史册的高手对决中,仅以4秒之差惜败,收获亚军,而含金量十足的1小时17分45秒成绩也宣告其进入世界顶级。虽然1小时22分4秒的成绩看起来并不够好,但是在去年亚运会上用这个时间击败日本队夺冠的王凯华应该是目前中国队最有可能取得较好名次的运动员。酷热对于大部分竞走运动员都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屏障,王凯华能够在雅加达的实战中取胜,最好的印证了自己的实力和热天气下的日本队并不可怕。同来自云南曲靖的蔡泽林和尹加星也将参加20公里的比拼,两人都是当下中国最好的20公里选手,但从历史来看,面对多哈这样的比赛条件,似乎很不容易发挥他们的速度优势。加上今年以来的一些伤病困扰,中国队的最佳策略或许是更多地运用团队优势去争取更多机会。西班牙男子竞走运动员有10次走进过1小时19分,其中前9次都是由8年前退役的名将帕奎洛·费尔南德斯(PaquilloFernández)创造的,23岁的迭戈·加西亚(Diego Garcia)终于在今年捅破了这层屏障,以1小时18分58秒成为该国历史上第二快的运动员。 今年的世锦赛需要特别重视的就是西班牙队。西班牙不但有着广泛长期的竞走文化传统,作为曾经的扩张型国家,整个南美洲也一直与其保持密切关系。由于对于技术的理解更为古典苛刻,西班牙运动员很少能够发挥绝对的神速,但是由于其技术规范与稳定,加上细致的准备工作,西班牙运动员非常善于在复杂环境下把握机会创造好成绩。参加20公里比赛的另外两位西班牙运动员米格尔·安赫尔·洛佩斯(Miguel ngel López)和阿尔瓦罗·马丁(Alvaro Martin)都是名教卡里略·莫拉莱斯( Carrillo Morales )的高徒。前者在北京世锦赛赢得冠军,后者去年在欧锦赛上夺冠,都是含金量极高的成就。虽然并不代表祖国参赛,来自俄罗斯的中立运动员瓦西里·米兹诺夫(Vasiliy Mizinov)也完全不能被忽视。1997年出生的米兹诺夫在这些年风雨飘摇的俄罗斯竞走圈脱颖而出实属不易。如果在俄罗斯国内多次夺冠还不能被世人接受的话,去年在欧锦赛上夺铜的表现才让让他的名字更加为人关注。今年已经两次走进1小时19分的表现让他的世界排名稳定在前八之中,多哈酷热的天气对他当然是个考验,但对谁不是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