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 2023年7月3日

一周后的7月11日,北约峰会即将在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立陶宛召开。一方面,北约各国正在为谁将成为下一任北约秘书长争得不可开交。另一方面,会议的举办地立陶宛,是冷战时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北约可谓是蹲在俄罗斯的家门口开会。

与此同时,上周发生在俄罗斯的一系列戏剧性事件又使这次会议还没举行就充满了火药味。外界普遍担忧,如此敏感时刻,北约与俄罗斯的对抗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媒体注意到,此前的5月15日,斯托尔滕贝格曾表示,即便今年10月被提名,他也不会续任北约秘书长一职。

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与现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类似,出身于富裕的政治世家,被国内称为“工党贵族”,曾两度出任挪威首相。年轻时的斯托尔滕贝格紧跟时代潮流,反北约、反欧共体、反越战,向美国使馆投掷过石块。而当上北约秘书长后的斯托尔滕贝格则是北约持续扩张的推手之一。

在6月21日出版的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看来,斯托尔滕贝格之所以留任,主要是因为原本最有希望的继任者、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在得不到美国支持的情况下被迫退出了。《经济学家》杂志用“泄气”一词描述原本“志在必得”的华莱士面临的尴尬处境。

而导致美国总统拜登突然撤销了对华莱士支持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华莱士赞同了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观点:“在采购方面,所有问题的答案不是美国优先。”在《经济学家》杂志看来,“这是一句北约秘书长永远不会说出口的话。”

巧合的是,就在北约秘书长人选难产的同时,6月20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辛格表示,由于“会计差错”,高估了过去两年中援助乌克兰的武器价值,较实际价值多计算了62亿美元。美国《》披露,美国从科威特给乌克兰运送的29辆悍马车运到波兰时,发现25辆轮胎腐烂。美国热衷于送武器究竟是为了“大反攻”还是“清仓库”?

6月29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不打算在立陶宛举行的北约峰会上讨论乌克兰“入约”议程。这被看作是对前一天,也就是6月28日,立陶宛和波兰总统访问基辅,表示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和欧盟的回应。

北约秘书长 斯托尔滕贝格:我预计在峰会上将宣布对乌克兰提供的新军事支持。

匈牙利总理 欧尔班:我们(欧盟)不应该出钱让冲突继续下去,我们应该出钱推动停火与和平谈判。因此,无论我们有财政手段还是政治手段,我们都应该利用它们来走向和平,但这不是欧盟目前正在做的事。

奥地利、爱尔兰和马耳他等非北约持中立政策的欧盟国家,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根据国际法,一国采取中立政策理应得到尊重。但如今,北约早已成为“干预性”和“扩张性”的政治军事集团。其强势地位令一些欧洲小国身不由己。正如欧洲议会议员克莱尔·戴利指出的那样“北约的存在只能带来更多问题”。

6月26日,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到访的德国防长皮斯托里乌斯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德国防长 皮斯托里乌斯:准确地说,德国准备在立陶宛永久驻扎一个强大的旅,前提是立陶宛提供足够的基础设施,例如营房、训练设施、弹药库。

皮斯托里乌斯称,这支“旅级”作战部队规模为4000人,目标是强化北约东翼。

据德新社报道,目前,德国在立陶宛领导着一支大约有1600名士兵的北约“加强营”,其中包括约780名德国联邦国防军士兵。路透社称,在德国境内还有一个旅随时待命。

立陶宛总统 瑙塞达:我们正在简化程序,包括技术程序、法律程序,以便能够在2026年之前完成基础设施建设。

德方表示,包括家属居住区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能需要若干年,因此这个旅的部署不会在“几个月”内完成。在完成后,立陶宛将成为德国在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

波罗的海地区地缘政治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兹维列夫:美国是立陶宛的幕后指使者,这很可能是美国传统的地缘政治游戏,目的是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制造裂痕。

加里宁格勒州,旧称柯尼斯堡,与俄罗斯的本土不接壤。德国人至今仍对这块“俄罗斯飞地”怀有“柯尼斯堡情结”。旧时的柯尼斯堡曾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条顿骑士团”和普鲁士王国的“兴起之地”。德国哲学家康德在这里出生,瑞士数学家欧拉在这里创立了“欧拉定理”。

如今,加里宁格勒成为俄罗斯抵御北约的一块“地缘盾牌”。作为俄在波罗的海重要的不冻港,这里是俄海军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有数十艘战舰。在加里宁格勒还部署了“伊斯坎德尔”导弹,既可以携带常规弹头,也可携带核弹头。

今年4月,芬兰正式成为北约第31个成员国后,北约与俄罗斯的陆地边界增加一倍以上。

按照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计划,在7月11日北约立陶宛峰会召开前,芬兰和瑞典都要完成“入约”,在这一背景下加里宁格勒对俄的重要性更加凸显。

而切断俄本土通往加里宁格勒陆路通道的立陶宛,成为北约本轮秀肌肉的重点地区。

6月25日,一场代号“格里芬风暴”的北约军演在立陶宛进行,演习地点距离加里宁格勒不到200公里,距离白俄罗斯边境只有约20公里,模拟的是来自北方敌人的攻击。

德国第41机械化步兵旅“佛波莫瑞”旅的1000名士兵和包括“豹2”在内的300辆坦克参加了演习。

观看演习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驻军计划显示出“德国对北约集体防御和共同安全的坚定承诺”。

有分析认为,随着公开斥责北约“脑死亡”的马克龙不断推动建立“欧洲军”和欧洲战略自主,“法德轴心”对欧盟防务领导权的争夺越发明显,与不喜欢买美国武器的法国相比,德国更喜欢使用美国和以色列制造的导弹防御系统。

在德国境内有数十个美军基地,美国无人机实施的所有空袭行动的控制信号,都需要通过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转发,据总部位于伦敦的非营利机构“调查新闻局”报道,在2004年至2020年间,美国实施了超过14000次无人机袭击,造成910名至2200名平民死亡。

抗议者:我们必须对美国和北约施加更大压力使其改变方向,走上共同和平的道路。

自2019年起,美国就将一个重型坦克营部署在立陶宛,至少将驻扎到2026年年初。而根据立陶宛方面的计划,2026年相关基础设施建好后,德国的“旅级”作战部队将永久驻军,在外界看来这很像是美国的“代理驻军”。

2022年,美国计划向立陶宛再增派400名士兵,将驻军总数维持在1000人左右,并配备防空系统和自行火炮等装备。

对此,慕尼黑安全会议政策主管托比亚斯·邦德指出,北约需要在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等国不断刷“存在感”来彰显自身存在的必要性。

波兰总统 杜达:我们不能排除瓦格纳集团在白俄罗斯的存在,可能对与白俄罗斯接壤的波兰、与白俄罗斯接壤很长的立陶宛,以及同为白俄罗斯邻国的拉脱维亚构成的潜在危险。

俄罗斯国防部发表声明称,在社交网络上以普里戈任名义传播的所有关于“俄罗斯国防部对‘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后方营地’进行打击”的消息和视频都是不真实的。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发布的视频则显示,俄罗斯顿河畔罗斯托夫市俄罗斯南部军区指挥部大楼屋顶上出现了瓦格纳集团的士兵。

俄罗斯总统 普京:任何内部动乱对我们国家的地位、对我们这个民族都是致命的威胁。

同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宣布对瓦格纳负责人普里戈任进行刑事立案。但经过谈判后,“瓦格纳事件”得以和平解决。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 佩斯科夫:你问我普里戈任会发生什么,针对他的刑事案件将结案,他将前往白俄罗斯。

据报道,目前,白俄罗斯方面为瓦格纳提供了一处废弃的、有围墙的军事基地,瓦格纳可以自行搭建帐篷,白方将帮助瓦格纳停留一段时间,但相关费用由瓦格纳自行承担。

白俄罗斯总统 卢卡申科:我们第一轮会谈持续了大约30分钟,大部分都是脏话,甚至只能说粗话,后来我发现比正常词汇多了10倍。

据卢卡申科透露,看到普里戈任态度松动后,他多次以直白方式警告不要触发件。

白俄罗斯总统 卢卡申科:我对他(普里戈任)说,在前往莫斯科途中,你会像虫子一样被压扁。

克里姆林宫方面表示,卢卡申科自愿参与调停,“因为他同普里戈任有20年交情”,俄方尊重卢卡申科为调停瓦格纳事件付出的努力。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 扎哈罗娃:毫无疑问,卢卡申科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一位技巧娴熟的政治家、外交家,一个有能力迅速解决许多棘手难题的人。

6月27日,北约多国聚首荷兰海牙,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已准备好抵御来自“莫斯科或明斯克”的威胁,并表示“绝不能低估俄罗斯”。

立陶宛总统 瑙塞达:如果瓦格纳在白俄罗斯部署连环杀手,邻国可能面临更大的威胁和不稳定性。

6月28日,五角大楼宣布,美国国务院已批准向波兰出售价值150亿美元的防空装备,包括48辆“爱国者”导弹发射车和644枚“爱国者3”增强型防空导弹。

今年1月,白俄罗斯方面称,波兰计划在白俄罗斯边境增加部署一个师。瓦格纳事件后,据德国媒体报道,波兰计划进一步强化边境防守。

白俄罗斯总统 卢卡申科:我们一直是西方的目标,自2020年以来他们就想把我们撕成碎片。

俄罗斯总统 普京:我们一直在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讨论,把部分战术核武器转移到白俄罗斯境内。这已经发生了,第一批核弹头已运抵白俄罗斯境内。这只是第一批,在夏末、今年年底之前,这项工作将全部完成。

6月27日,白俄罗斯方面称,大部分由俄罗斯提供的战术核武器已运抵白俄罗斯境内,被保存在特殊储存设施中,控制权仍然属于俄罗斯,使用这些武器的决定权也在俄罗斯。

白俄罗斯总统 卢卡申科:那是我的要求,不是俄罗斯强加给我的。为什么?因为正如大家所说,从来没有人与核国家开战,我也不希望有任何人与我们开战。

白俄罗斯总统 卢卡申科:这是一种洲际导弹,我会和美国开战吗?不,我不会。这些战术核武器对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6月30日,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表示,波兰正在积极寻求加入北约“核共享”计划。

自2009年11月以来,美国在“核共享”计划下已将核武器部署到比利时、德国、意大利和荷兰等国,一旦波兰加入,北约的核武器将进一步逼近俄罗斯。

巴西地缘政治学者 埃斯科巴尔:现在冲突正在接近一个危险的边缘,当西方国家竭尽全力地反俄,但仍不能达成其目的时,就会变得不能自已,甚至疯狂地试探一条最终的红线,那就是有限度的核战争。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担忧地表示,当前的世界局势比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时更加危险,造成这种情况的责任“完全在于美国及其盟友”。

这难免使人想起冷战时期古巴导弹危机的场景。只不过,白俄罗斯和波罗的海国家地区既是俄罗斯的“后院”更是德法的“后院”,任何“擦枪走火”都可能导致毁灭性后果。

立陶宛政府表示,已从挪威的康斯伯格公司为乌克兰购买了两套先进的“国家先进防空系统”,将在三个月内交付。

耐人寻味的是,6月29日,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前副总统彭斯也出现在基辅。而此时正值美国进入“竞选季”。乌克兰再次变成欧美政客的“打卡秀场地”,扮演了“工具人”角色。

反战组织“国际人民大会”秘书处协调员 布里托:西方向乌克兰提供越来越多的军事援助只会让战争持续更久,这是一个悲剧,过去一年半俄乌之间曾有过和谈的机会,和谈也应该是问题的解决之道,但美国作为幕后推手并不希望和谈,因为俄乌冲突持续美国有利可图。

正如美国凯托学会高级研究员卡彭特所指出的那样:“将一个大国主导的联盟扩张到另一个大国的边界,本质上就是破坏稳定和充满挑衅的。”北约所谓吸收新伙伴,“加强东翼军事部署”的举措,无疑会使原来就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化。而本轮对抗加剧的背后,更展现出美国主导的北约国家无节制扩张,挤压区域战略安全空间的一贯做法,对全球稳定构成了“系统性挑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